搜索:
【我脑中有好感度系统】(修订版)(22)

              第二十二章国术
  戴眼镜女孩羞愧的想要提上小内内,却被向娜握住了小手,说道:「亚聪别
动,闭上眼睛,就当周围没人。」
  叫亚聪的戴眼镜女孩忍着眼泪,勉强的点了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
  向娜伸出白皙的小手,轻轻在宋亚聪的乳房上画圈圈,宋亚聪的身体十分敏
感,随着向娜的动作,身子不停颤抖,无力的靠在向娜身上。
  向娜搂着她轻轻躺倒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两具光溜溜的曼妙胴体,紧紧
贴在一起,随着亲吻而扭动着。
  老何和光头,看着这样血脉喷张的景象,胯下的阳物早已将裤子撑成两个小
帐篷。
  光头更是全身燥热,脱下上衣的衬衫,露出一身健壮的疙瘩肉,双眼充血,
盯着地上两具白花花的曼妙身子,喘着粗气。
  他俩不时看向沙发上坐着的陈栋,陈栋却不紧不慢,边吸烟,边饶有兴致的
盯着向娜和宋亚聪表演。
  没有陈栋的示意,他们俩可是不敢有任何动作的。
  约莫过了十分钟,两个女孩已经摆成了69姿势,用小舌头和手指互相舔舐、
扣着小穴。
  这时,陈栋将抽剩下的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微笑着走到两个女孩身前。
  他拉起趴在向娜身上的戴眼镜女孩宋亚聪,轻轻的问道:「你是不是不经常
出来玩?」
  宋亚聪望着陈栋,丰满的身体微微发抖,道:「我,我不常出来玩,我还是
在校大学生。」
  宋亚聪长着一张娃娃脸,额头上留着齐刘海,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脑后,别着
一个卡通人物的发卡。
  她有些婴儿肥,身上的皮肤充满青春女孩特有的紧绷与活力,光滑的皮肤外
有着点点汗渍,一股年轻女孩特有的汗香弥散在空气中。
  陈栋脱下身上的西服,轻轻的帮宋亚聪披上,微笑着拉起她坐到客厅的长沙
发上。
  宋亚聪感觉陈栋笑容可亲,动作十分温柔,不由心生好感,先前的恐惧也少
了几分。
  她焦急道:「你是个好人,就放了我们吧,昨天的事……我们对谁都不会说,
真的!」
  陈栋轻轻撩起宋亚聪耳边的秀发,别到耳后,露出她粉嘟嘟的耳垂,他用手
指轻轻揉捏着宋亚聪晶莹碧透的小耳垂,将她的小脑袋向一侧扭动了一下。
  宋亚聪此刻看到不远处,老何和光头早已脱得精光,露出一身腱子肉,挺着
大鸡吧围住了向娜。
  向娜蹲在地上,一手握着一个大鸡吧,正在用小嘴不停的给他们两个『吹箫』。
  晶莹的口水,从嘴缝溢出,滴落在她白皙挺翘的乳房上。
  可向娜却浑然不知,动作麻利的帮老何和光头前后套弄着。
  「操你妈,这小妮子的口活还真不赖,啊,啊……真他娘的舒服!好好给老
子弄,伺候舒服了,老子就放了你!」
  老何低头看着胯下不停唆自己大鸡吧的向娜,得意的说道。
  「呜呜,我,我一定好好服侍,两位大哥……」
  向娜不敢有一丝懈怠,讨好道。
  宋亚聪看到此处,身子不由一颤,因为她感觉自己丰满的腰肢,被一只大手
搂住,并且慢慢移向她白花花的臀部。
  宋亚聪还是在校大学生,平时也没有运动,腰身丰满,不过年轻女孩的皮肤
紧绷而富有弹性,这样肉肉的感觉,捏在手里,更是滑腻诱人。
  「别,别这样……」
  宋亚聪想要推开陈栋的手,但陈栋则微笑不语,他一只手解开自己的西裤腰
带,将西裤和里面的内裤一同脱到膝盖,露出里面黑黢黢的一条大肉肠。
  「呀……」
  宋亚聪下意识捂住自己的小嘴,一脸惊恐的盯着陈栋。
  陈栋依然微笑不语,左手摸了摸宋亚聪的耳垂,然后在她纤细的脖颈后面,
用力向下压了压。
  宋亚聪有些抗拒,但陈栋的笑容十分迷人,而且陈栋长的十分年轻,帅气的
外表,棱角分明的的面容,她一时间不知怎么就俯下了身子,趴在陈栋的小肚子
上。
  她忍着恶心拿起陈栋那条柔软的大肉肠,闭着眼伸出小舌头,用舌尖在龟头
上轻轻舔了舔。
  然后她学着刚才向娜的样子,将陈栋的大肉肠塞进了嘴巴里,一股恶心的臭
味让她一阵干呕。
  然而陈栋的右手压在她头上,让她根本没办法将肉肠吐出来。
  陈栋靠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右手压着宋亚聪的小脑袋,左手在她光滑平整
的脊背上游走抚摸着。
  「呜呜,好大,顶到我嗓……呜呜……」
  宋亚聪艰难的哽咽道,此刻,陈栋那条黢黑的『大肉虫子』,仿佛充气一般
肿胀起来。
  陈栋的肉棒长足有18厘米,不但长而且奇粗无比,像一条婴儿的手臂,黑
亮黑亮的龟头如同一只手电筒。
  陈栋的肉棒将宋亚聪的小嘴完全塞满,还露出一截在外面,别说说话了,就
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陈栋力气很大,右手抓着宋亚聪的头发,在小肚子上不停耸动,宋亚聪喉咙
里的粘液,顺着黝黑的大鸡吧流淌,粘在他茂盛的阴毛上。
  陈栋左手揉捏着宋亚聪饱满挺翘的乳房和滑腻诱人的大屁股,过了大概五六
分钟,他左手伸到宋亚聪的腿弯处,用力将她整个身体托起到沙发上。
  看着沙发上不停娇喘,满嘴口腔粘液的宋亚聪,陈栋依然保持着迷人的微笑,
他站起身开始不紧不慢的脱衣服。
  陈栋的身体十分结实硬朗,舒展的肌肉纤维预示着他身体中蕴含着可怕的爆
发力。
  陈栋脱的一丝不挂,爬到宋亚聪的身上,将她身体向下压在沙发上。
  「别,别,求求你……放了我,好吗?」
  宋亚聪感觉到陈栋压在自己背上,胯下那根灼热坚硬的阳物,就顶在她的屁
股蛋子上,哀求的说道。
  「乖,一会就放了你。」
  陈栋始终是那副微笑的表情,他轻轻撩了撩宋亚聪鬓角的秀发,动情的说道。
  也许是陈栋的温柔使宋亚聪放松了警惕,她轻轻点了点头,趴在沙发上,紧
紧抿着嘴唇。
  陈栋用三根手指捏着粗大的肉棒,在宋亚聪的阴户上蹭了些淫水,手电筒般
的黢黑龟头,沾满了宋亚聪小穴中的淫水,显得晶莹发亮。
  但就在宋亚聪以为,陈栋要将肉棒插入她的小穴的时候,突然间,陈栋将龟
头微微向上移动了一下,顶在了她紧闭的菊花上。
  说时迟那时快,陈栋全身猛然发力,不但腰部,甚至是全身的力量和重量都
集中在了他胯下的巨物之上,那狰狞的巨物如同咆哮的恶魔,带着无可匹敌的气
势,硬生生挤开宋亚聪的『菊花』,猛冲而入。
  「啊……」
  宋亚聪的小屁屁哪受得了陈栋如此的庞然巨物,喉咙里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嚎。
  陈栋这老二坚硬的如同一根铁杵,巨大的冲击力让它穿过肛管,冲破结肠口,
直接插进了直肠里。
  「啊,疼,疼死了,裂,裂开……啊啊啊……」
  宋亚聪撕心裂肺的惨叫着,她只感觉屁眼被『铁杵』撑裂了,疼的几乎要晕
死过去。
  可陈栋死死将她压在身子下面,让她根本动弹不了,只能下意识的挥舞手臂
向后去抓。
  陈栋正趴在光滑柔软的宋亚聪身上,忘情的抽插着,突然脸上被宋亚聪向后
挥出的手抓了一下。
  指甲划过他的面颊,挠出一道血痕。
  陈栋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但片刻便恢复如常,他伸出左手一把将宋亚聪
还在挥舞的小胳膊抓在手里,向后用力一扭。
  嘎巴!
  一声脆响,宋亚聪纤细的左臂,就这样被陈栋生生折断。
  「啊……」
  手臂被折断的疼痛,比之菊花被撕裂可要疼百倍,宋亚聪的喉咙仿佛被什么
东西堵住了,后半截惨叫声哑然而止,她翻着白眼努力将头往起抬,本能的想要
向前趴。
  陈栋拗断了宋亚聪的左胳膊,似乎意犹未尽,抬起上身,跪在她的身上,抓
起她的右胳膊用力一扭。
               嘎巴——
  又一声脆响传来,不过这次宋亚聪却再没有惨叫,她翻着白眼,身子不时抽
搐两下。
  陈栋掰断了宋亚聪的两只纤细的手臂,脸上泛起病态的潮红,他胯下的阳物
变的更加狰狞骇人。
  「小宝贝,来尝尝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
  噗!
  他拔出还带着宋亚聪便便的阳物,用力插入她的小穴之中。
  陈栋的肉棒太长了,插到底后外面还露着将近三分之一。
  陈栋舒爽的轻哼一声,享受的趴在宋亚聪光滑的脊背上,一口咬住她白皙富
有弹性的后脖颈。
  宋亚聪已经吓傻了或者失去了意识,她只是喉咙里发出毫无意义的音节,身
体不停抽搐。
  殷红的鲜血顺着她白皙的脖颈缓缓淌下,陈栋如同一头嗜血的野兽,用舌头
舔舐着诱人的血浆,胯下的巨物疯了一般的冲击着宋亚聪的宫颈。
  上百下的撞击,脆弱的宫颈,再也无法承受那坚如『铁杵』般阳物的攻击,
砰然破裂,鲜血顺着阴道疯狂的涌出。
  陈栋感觉到阳物沐浴在灼热的鲜血中,不但不慌张反而更加兴奋,似乎他等
的就是这个时刻。
  没有了宫颈的阻挡,他胯下的巨物可以肆无忌惮的穿梭于宋亚聪的子宫之中。
  过了五六分钟,陈栋发出野兽般的低吼,胯下的巨物更加快速的抽插,终于
他咆哮一声,瘫倒在宋亚聪身上,重重的喘着粗气。
  休息了片刻,陈栋微笑着在宋亚聪面颊上亲了一下,说道:「小宝贝,爽不
爽?」
  宋亚聪早已面色惨白,瞳孔涣散,身下大量的鲜血,顺着真皮沙发滴落在大
理石地面上。
  「哈哈哈……」
  陈栋心满意足的用卫生纸,擦拭身上的鲜血,然后不紧不慢的穿好西服。
  他点着颗烟,美美的吸了一口,朝老何摆了摆手说道:「你们弄完记得收拾
干净,然后等我电话。」
  说完,陈栋大步走出别墅。
  大厅内,老何抱着向娜的大屁股,正在疯狂的抽插。
  向娜看到真皮沙发上,全身是血的宋亚聪早被吓傻了,茫然无措的颤抖着白
花花的身子,承受着老何的冲击。
  这时,光头从脱下的衣服中,掏出一把蝴蝶刀,淫笑着舔了舔嘴唇,说道:
「小骚货,只能怪你们惹了不该惹的人,我们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不,不要,求求你放了我,你们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向娜恐惧的大声喊道。
  「哦,好呀!老何,那咱们也就别客气了,一前一后吧!」光头道。
  「行呀,听老弟的,那哥哥我就先走旱路了!」
  身后的老何拔出大鸡吧,对准向娜的菊花,大力的插了进去。
  前面的光头,则抱起向娜的两条大腿,胯下的肉棒,狠狠捅进了她的小穴中。
  两个人就这样抱着向娜,在别墅的大厅中,疯狂的抽插起来。
  「啊……」
  别墅大厅中,回荡着向娜凄惨的叫声。
  ……
  东湖宾馆附近的快捷酒店,此时早已停业,几辆上海市公安局的警车,停在
酒店外的停车场中。
  「张队,监控录像已经调出来了,您是不是过去看一下?」
  一名年轻刑警快步跑到楼道中,向一名中年人报告道。
  中年男人名叫张坚林,是上海市刑警队2队队长,今年四十三岁。
  他朝年轻干警笑了笑,道:「小刘辛苦了,大热天的,休息会吧。」
  年轻干警挠了挠头,笑道:「我不累……张队,那我先去忙了。」
  张坚林示意的点了点头。
  这时,不远处走来一个中年人,张坚林掏出两根香烟,递给他一支,说道:
「老刘,监控录像你看了,有什么发现?」
  此人是刑警2队的副队长,名叫刘振,与张坚林早年是部队的战友,复员后
都被分配到了上海市公安局。
  刘振摇了摇头,苦笑道:「你还是自己去看看吧,这次的事很棘手呀。」
  张坚林与刘振关系极好,他还很少听到刘振说这样的话。
  「哦?既然如此,那我倒是要去看看了。」
  张坚林边说边和刘振朝监控室走去,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吵闹声。
  「我了个去,拍电影呢吧,二十多人围殴一个,居然还让他给跑了!」
  「嘿,嘿……快看,那人还背着个女的呢。」
  「可不是,背着个人还能有这样的身手,这小子到底是干什么的?华子,队
里就属你身手最好,你来看看这小子到底用的是什么功夫?」
  张坚林听到这,忽然放慢了速度,与刘振交换了一下颜色,心领神会的停住
脚步。
  邹华二十七、八岁,一米八七的身高,是市刑警队数得着的格斗好手,每年
的搏击比赛,都是夺冠的热门人选,他缓缓走到电脑前,看着上面的图像,目光
渐渐变得深邃。
  「怎么样呀,你和他交上手,几招能放倒他?」一名年轻干警走过来,笑着
问道。
  邹华想了想说道:「此人身高大概在一米七四、七五,背的这个女人身高在
一米七六左右,徐娟身高在一米六四左右,你背上她试试看。」
  邹华身边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刑警,梳着马尾辫,显得十分的活泼开朗。
  她走到刚才那名年轻干警身边道:「来,背我。」
  不等那名年轻干警反应过来,女孩纵身一跃,就跳到了他的背上。
  「哎呦,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背着你别说打斗了,累都累趴下了……」
  年轻干警忙讨饶道。
  「小李,你意思是说我胖了?」徐娟在那个年轻干警背上,使劲捶了两拳道。
  「哈哈……」
  周围的警察全都笑了起来。
  这时,张坚林和刘振迈步走了进来,所有人忙都闭上嘴。
  「办案呢,嘻嘻哈哈成什么样子?」刘振板起脸训斥道。
  屋内几个小年轻警察,忙一缩脖子溜出了屋。
  邹华也正想出去,却被张坚林叫住,问道:「华子,你在部队可是得到过八
极拳的真传,你说说有什么发现?」
  邹华犹豫了片刻,说道:「张队,我只是有些不成熟的想法,不知当讲不当
讲?」
  邹华此人身手了得,又长的人高马大,但平时低调谦逊,这点让张坚林十分
满意,他点点头道:「说吧,都是分析案情,没什么当讲不当讲的。」
  「没什么事了,你们都出去吧。」
  刘振知道邹华话里的意思,于是吩咐了一声,监控室内的剩下几个干警也都
先后退了出去。
  邹华见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开口道:「这个案子其实很简单,霍才他们一帮
纨绔子弟,绑架了那个女孩,那个年轻人只是将女孩救了出去。」
  张坚林干了多年的刑警,这点难道还看不出来,不过有些事却不是他想管就
能管的。
  刘振自然知道张坚林的难处,这些年来,白脸都是他这个副队长来唱了,于
是严肃批评道:「华子,你现在也是3组的组长了,难道不知道,不管大案小案,
在真正的线索浮出水面之前,都不能随便下定论吗?」
  「是,刘队!」邹华低头回答道。
  「好了,好了……」张坚林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继续问道:「华子,你就说
说,如果你和他遇到,你几招之内可以拿下他?」
  「张队,如果他没有背人,我和他一对一的情况下,应该走不了十招!」邹
华肯定道。
  ……
               【待续】
上一篇:【暴风女侠之盗车王归来】(14-15)
下一篇:【窈窕淑女】(25)

©2014 - 2015 pkkthri

www.ccbbxx.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