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完美世界改编】(01)

  九天十地,帝关外,厚重的大地被鲜血染得通红,昏暗的虚空中阴风呼啸,
仿佛千万英灵在不屈的怒嚎一般,将雄伟的帝关渲染的肃杀一片。
  关内,同样也是风声鹤唳,气氛极为紧张。就在不久之前,异域大军压境,
强逼九天十地一方交出石昊以换取五百年的平静,这对于九天十地一方来说,无
疑是莫大耻辱。虽然之后大长老孟天正出关,只身追杀千里,强势击杀异域数名
至尊,甚至生擒帝族至尊赤普,却终究没有能够将石昊救回,在不朽之王的威压
之下不得不黯然而回。
  其后,孟天正以雷霆手段镇压金家太君,欲要审问帝关内叛徒所在,只是最
后并无所获,不得不将金太君释放。
  这一战,孟天正杀出了士气,战出了血性,以一己之力将交出石昊换取数百
年的苟延残喘带来的负面影响尽数消弭。只是与陷入胜利的狂欢中的普通人不同,
诸多无敌者心中却是沉重无比。
  异域有诸多不朽,甚至更有数名不朽之王,一旦隔断两界的天渊被破除,不
朽能够真身降临,那么九天十地有何人可以抵挡?恐怕这看似牢不可破的帝关将
会一溃千里,接下来九天十地将会重演当年仙古末年的惨剧。那举世皆灭,血浪
滔天,所有强者全部战死的惨烈,如同亿万斤重的巨石一般压在至尊们的心头。
  此事了结不久,孟天正就再度闭关。先前的一战,虽然他强势出击,血杀千
里,至尊之威横盖天际,但是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此刻,孟天正的伤势已经极
为沉重,不得不立刻闭关疗伤。同时,他还要借着这次的重伤承受的无穷压力尝
试进一步的突破和蜕变,冲击仙道境界,为将来的大战觅得一丝生机。
  在孟天正闭关后不久,其他至尊也先后宣布闭关。偌大的帝关中,一时间仅
有两三位至尊还在警戒,其中还包括了王长生和金太君。
  王家的一处隐秘据点中,王长生与金太君正在密室中商议。
  「王道友,这孟天正的实力实在是太过惊人,先前你也看到了,他已然重伤,
为强弩之末,却依然能力压老身。听说他此次闭关很有可能再做突破。一旦让他
终极一跃,在这个时代成仙,那我等将永无出头之日了。」
  「而且,即便孟天正未能踏上仙道之路,但是在这般惨烈的生死决战之下也
定能有所突破。这孟天正如此嚣张跋扈,届时你我两家将会更加被动了。」
  金太君正在劝说王长生,她的言辞也确实有了作用,王长生一脸沉重,眉头
皱起,手指在地面上滑动着,显示着这位真仙之子,当代至尊正陷入焦虑之中。
  「那你说,该如何行事?」王长生道。
  「孟天正可以闭关突破,我等自然也可以。你我两家身为长生世家,底蕴只
会比那孟天正更加深厚,想来道兄也是有些底牌的。而且,要走这仙道之路,自
然需要从与仙有关的地方着手。眼下,这帝关中,可是有两个很好地苗子呢。」
  「你是说,那两个?」
  金太君话中的意思,王长生自然能听出来,也明白她话中所谓的苗子是什么。
只是,王长生依旧有些迟疑,没有立刻下决定。
  「金道友,这仙火我等并非没有研究过,但是至今没有一人能够有所收获。
而且那两人如今可是补天道的核心弟子,兹事体大,一旦出什么岔子,后果可是
很严重的!」王长生目光炯炯,一脸严肃道。
  「此言差矣,青月焰虽然对我等算不得什么,但是在那两个女娃娃身上可是
有些玄妙,道友难道没有一些特别的想法么?如今到了这个地步,必须要做出决
定了。道友难道甘心向那孟天正低头么?况且,如今大乱将至,不成仙,终究只
是蝼蚁,莫说守住家族,就连自身性命也难以保住。」
  金太君的话字字诛心,王长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目光阴晴不定,显然极为
挣扎。见状,金太君再出言道:「我有一策,只需如此……这般……道友以为如
何?。」
  「好,就依你!」
  王长生清澈的眼瞳中厉芒一闪,望着金太君,沉声道道:「为求稳妥,须得
由你我亲自出手方可!」
  「事不宜迟,我等立刻布置一番。」
  补天道的一处密地中,一身素衣的清漪正在默默出神,清雅绝丽,带着空灵
圣洁之气的倾城俏脸上虽然平静,但是却掩饰不住忧愁哀伤之意。石昊被押往异
域,恐怕凶多吉少。想到两人的一幕幕往事,清漪只觉得悲从心来,一滴清泪不
知不觉从眼角滑落。
  沉浸在往事中的清漪突然感受到冥冥中的一种危机感,是青月焰在示警。只
是至尊出手对付一名虚道境修士,又是偷袭,岂有失败之理?还不待清漪有所反
应,就已经失去意识,软倒在地,接着,消失不见。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了月婵身上,几乎在同一时刻,两人同时遭劫。
  次日,清漪懵懵懂懂的醒来,却发现入目的一切一如之前,并没有丝毫改变
之处,她内视己身,也并未发现丝毫异常,仿佛昨夜那一幕只是梦幻空花。
  「我这是怎么了,昨晚,究竟有没有发生什么?要上禀道主么?算了,既然
没有异常,就不要去叨扰了」
  清漪一阵恍惚,她似乎觉得有哪里不对,但是却又说不上来。她想去觐见补
天道道主,请他来解惑,但是这个念头一起,潜意识中却仿佛有另一个声音响起,
在告诉她,这不过是自己疑神疑鬼,应该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所致,没有必要
因为这点小事去打扰至高无上的道主。这个从她内心响起的声音有些虚无缥缈,
却仿佛有着魔力一般,让清漪深信不疑,刚刚升起的念头很快就烟消云散。清漪
微微蹙眉,轻叹了口气,起身泡了一壶灵茶,自斟自饮起来。
  数日后,帝关内突然又有消息传出,称为助年轻一代精炼道行,提高修为,
金家和王家两大长生世家将联手举办武道茶会,邀请各方年轻俊彦参加。这武道
茶会不但为年轻一代论道论道较技,一展身手提供方便,两家还将拿出一些奇珍
作为奖励,就连王长生、金太君两位至尊都将亲临,为这些年轻人开坛讲道。甚
至有传言称,此次茶会表现优异者将得到至尊的赐予以及单独指点的机会这则消
息一出,帝关内顿时沸腾。长生世家底蕴何其深厚,拿出来的东西自然不会是凡
物,定是罕见的瑰宝,能令任何人都为之心动,而且这次竟然还有至尊现身传道,
这是何等盛事?
  当然怀疑者并不乏,尤其是与石昊交好的一方,如曹雨生、太阴玉兔等人对
此甚有疑虑。这王长生和金太君都不是善茬,从来都是利益至上,可算得上不见
兔子不撒鹰,这次何以会如此「大公无私」?
  虽然有所疑虑,但是这次却丝毫找不到任何可疑之处,且不日送达的请柬是
无法作假的,他们不得不相信这武道茶会确有其事。
  虽然对金、王两家极为厌恶,但是既然有便宜送上门,又岂有推出门外的道
理?曹雨生、太阴玉兔等人权衡一阵,还是决定前去赴会。清漪更是丝毫没有迟
疑,仿佛下意识的就已经做出了决定。这极为不合理的情况却完全没有让清漪觉
得怪异,反而似理所应当一般。
  揭幕之日,帝关内年轻一代的俊杰纷纷而至,人潮汹涌,若非此次有大神通
者布下阵法,纳乾坤于须弥,金、王家的府邸恐怕就要成了菜场了。
  首日,便有王家家主王长生亲临。他所过之处,有无尽神光缭绕,大道交感,
面容虽然年轻,但是一双眸子却深邃沧桑,仿佛容纳了整个世界,有开天辟地,
星辰毁灭的异象隐现。他盘坐于道台上,便有无形的势散开,让在场的年轻俊杰
们一片肃穆。
  王长生并未多言,只是看似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便开始讲道。
  王长生乃真仙之子,纪元之初便已存在修行,早已成就至尊之位不知多少万
年,其道行之高深,无可揣度,对这些不过虚道、斩我境界的年轻人而言,仿佛
一座不可仰望的巍峨山峰。他吐出的每一个字都仿佛蕴含着大道真意,让这片天
地都生出感应,有天降瑞彩,地涌甘泉,虹桥横空,金莲遍生,让在场的年轻俊
杰都听得如痴如醉,仿佛要陷入悟道境中。
  而这些人中,感触最深的却并非号称年轻一代第一人的金展,也非王家子弟,
反而是清漪与月婵。王长生讲的每一个字都仿佛醒世梵音,牵动她们的心神,引
领着她们陷入某一个玄奇的境地。在她们的元神中,有一个金色的光点不断壮大,
仿佛一粒种子在萌发,又仿佛一轮神阳在缓缓升起,将她们的元神渲染出一片金
辉。在两人的眼中,王长生的形象不断壮大,最后仿佛化成了一尊无上的仙王,
压盖天际,更是散发着让她们为之亲近的气息,让她们心神激荡,不由自主的产
生一种想要叩拜臣服的念头。
  月婵早已迷失,清亮的瞳孔中仿佛失去了焦距一般,只有王长生的影子。而
清漪却仿佛陷入了挣扎之中,眼神时而朦胧,时而清醒,石昊的身影不断在心间
浮现,却又被某种力量强行抹去掩盖。体内,青月焰跳动,散发出青色的光辉,
照耀着她的识海,想要驱除某种力量。
  青月焰乃仙古纪元一代奇女子青月女仙身陨后留下的奇异火种,清漪与之融
为一体后,本该万邪不侵。但是这股力量似乎来自于清漪的元神之内,看似微弱
却极为难缠,在王长生讲道时弥散的道韵引动下,有如无尽草原一般,任青月焰
焚烧却始终无法被彻底驱除,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仿佛对青月焰差生了抗性一般,
变得越发强悍。
  当清漪元神中的那里种子彻底生根,并且与清漪的元神融为一体之后,青月
焰也随之恢复了平静,不再暴动。清漪身子一颤,眼神中的清明彻底消散,也如
同月婵一般陷入了迷惘之中。
  至尊讲道,足足持续了三天三夜。当大道神音停歇,在场的年轻俊杰也纷纷
从悟道境中醒转过来。他们一个个目光深邃,神气清明,仿佛就在这短短三天内
大有收获。场中却并非所有人都如此,尚有数人依旧闭目盘坐,周身有大道之光
隐现,仿佛陷入了深层次的悟道之中。显然是在刚才的讲道中收获了极大的好处,
此刻正勇猛精进。
  这类人并不多,仅有寥寥三人。除却金展之外,另外两人出乎所有人意料,
竟然是月婵和清漪。此刻两人面容平静,周身有朦胧的青辉覆体,有一股无可言
喻的仙韵,窈窕的身段和圣洁的绝美容颜唯美无比,让见到这一幕的诸多年轻俊
杰都为之心动不已。
  王长生长身而起,见到这一幕,袍袖一挥,仿佛垂天之云一般,发出朦胧的
将清光,几人收在了袖中,接着转身遁入虚空中。到了这个时候,哪还有谁不知
道这三人被至尊选中,将得到造化,顿时一个个满脸艳羡,长吁短叹起来。
  只是世间之事,却并非一切尽如外人所见。
  此时,清漪和月婵并非如外人所想的一般正在接受至尊的指点,两人皆是昏
迷不醒,正并排躺在王长生的闭关静室之中,正在被王长生与金太君审视。此时
清漪平日里维持的变幻之术也已解除,露出了与月婵一般毫无二致的仙颜。
  只是虽然两人容貌身材并无任何不同,但是气质却有了些许差异。同样的空
灵圣洁,超凡脱俗,月婵如九天之上的明月一般高高在上,无可追寻,只能令人
仰望而不可得,而清漪却是浑然如一,多了些许亲近之意。
  显然,这与二人的经历有关。
  两名风华绝代,仙姿绝丽,更宛如孪生姐妹一般的绝世佳人横陈眼前,王长
生虽然历经悠久岁月,道心稳固,也不禁略微动容。只是一来边上金太君也一同
在,并非良机,二来此番并非是让他来一逞淫欲,而是借这两人窥探仙道之秘。
王长生收敛心神,对着金太君示意:「开始吧!」
  金太君点头。
  王长生探手打出一串印诀,顿时这座静室墙壁、地面有着道道玄奥繁复的纹
路浮现,密布整个房间,组成了一座高深莫测的阵法,将王长生、金太君以及月
婵、清漪包围在了里面。
  阵法成型,王长生与金太君也盘膝坐下,将至尊法力灌入座下阵台,顿时,
一道道绚丽的神光腾起,足有三千之数,在虚空中缠绕交融,最后化成了一道白
蒙蒙的光束。看似平平无奇,却有着浓郁的混沌气滋生,仿佛大道之光一般,三
千大道尽皆可寻。
  这混沌光束缓缓落下,照耀在清漪和月婵的身上,将两人照耀得一片通透。
两女身上的衣衫仿佛化作虚无,没有丝毫的痕迹显现,露出两具纤侬合度,凹凸
曼妙的娇躯,曲线完美无瑕,胸部高耸,蛮腰纤细,翘臀浑圆,双腿修长笔直,
肌体莹白细腻如神玉一般。随着混沌光束照下,二女就连肌体也变得通透起来,
可以看到她们体内流动的血脉而变幻无论的道则纹路,这是她们一身道行的有形
体现。相比月婵,清漪体内更是多了一簇青碧的火焰,正在安静的窜着火苗。
  这是被她融入体内的青月焰。
  由两位至尊合力催动阵法缔结的混沌之光将两女身上的一切秘密尽皆显现出
来,而王长生和金太君也融入了阵法之中,尽情参悟清漪与月婵体内的秘密。
  三个时辰之后,两人同时收工,面色有些晦暗,显然心情不佳。
  「花费如此代价,居然一无所得。」
  王长生年轻俊秀的面容一片阴沉,双眼开合间,有神光射出,低声自语,语
气中有着掩饰不住的不甘。
  金太君脸色也是极为难看。今日之事,乃是出自她的提议,而且她也全程参
与,刚才启动的「道源无极窥天神阵」也是她与王长生合两人之力,花费极大的
心血,付出巨大的代价方才布下。她如此尽心尽力,就是为了在这两名女子的身
上窥得天机,寻到仙道之秘。现如今却一无所获,纵是以金太君的定力,也是有
难以言喻的沮丧。只是此刻,金太君看似混浊的老眼中却突然闪过一道疯狂的厉
芒。
  「王道友,事已至此,我等已不能回头,只有一条路走到黑。」
  金太君的话语虽然低沉,但是其中蕴含的坚决与偏执让王长生眉头一皱,道:
「连这等无上奇阵都无能为力,莫非金道友还有其他手段不成?」
  「我金家的仙祖曾得一门秘术,施术者可藉由阴阳交融之间窥探天机,尽知
受术之人的一切机密。不论修为如何,以何种手段封锁识海,禁锢元神,皆是无
用。就连仙王也不能逃脱。」
  「这……」
  王长生脸色一变,凌厉的目光如仙剑一般直刺金太君,似乎想要看透她的一
切想法。
  金太君丝毫不让的迎着王长生的目光,突然笑了起来:「道友不必担心,这
门秘术要完全显现这等威能,可是需要另一方毫无反抗之力方才可以。道友当初
可是一身完好,我纵然是想以此来窥视道友也是有心无力呢。而且——」
  顿了顿,金太君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这两名女子如此丽品仙凝,道友也
完全没有吃亏呢。」
  王长生面色阴晴不定,似乎难以抉择。金太君也没有再多言,只是在一旁静
立。
  凝重的气氛持续足有半晌,王长生终于作出决定,他沉声道:「你可敢立下
大道誓言,起誓你方才所言句句属实,没有半字虚假?」
  「当然!」
  金太君一口应下,接着道:「现在我将这门秘术传于你。等你与这两名女子
『参悟』完毕之后,你我再一同『悟道』。」
  得到金太君神念传授秘术的王长生闭目盘坐,默默参悟推演。一个时辰后,
将秘术悟透的王长生起身来到依旧昏迷不醒的月婵和清漪身前,目光在两女一模
一样的俏脸和玲珑身段上扫视了一遍,准备开始「参悟仙道之秘」。
  取出一个由神禽异兽神羽毛发织成的巨大垫子充当床铺,王长生将月婵和清
漪的身子移到了上面,没有丝毫避讳,就这么当着金太君的面脱光了衣服,接着
身影在一团阴阳二气流转的仙光中一分为二,化为两个一模一样的王长生,乍一
看,仿佛镜子中的倒影一般。
  对此,金太君没有丝毫意外,她是知道「阴阳诀」这门盖世神通的,不光能
修炼阴阳二气,甚至能将元神暂时截断,分成两神,诡异莫测,强大无双。并且,
可将血气也分成两部分,暂时组成另一个真我体魄。据她所知,面前的这两名女
子本是一体,只是因为修炼了一门奇功才分化成两身,却不知出了什么意外,导
致本是一体的两身竟然产生了敌对,变成了两个不同的人。
  尽管如此,这两人的本源仍是想通,王长生要想尽可能得到多的收获,便以
「阴阳诀」临时将分出另一个真我。
  两个王长生赤裸着雄健的躯体,走上垫子,分别将月婵与清漪抱起,接着将
两女的衣衫尽数脱去,将两具完美的女体剥成了白羊,开始上下其手。
  王长生早已活过百万载,不知经历了多少女人,经验自然丰富,他的动作纯
熟而老练,修长的手掌在两具雪白滑腻的曼妙女体上游走着。抱着清漪的那个王
长生手掌揉搓着丰满坚挺的酥乳,俯下身去含住饱满的乳球顶端的一点粉红,舌
头绕着着渐渐变硬的凸起打着圈吮吸着,不时用牙齿轻轻啃咬着着。另一个王长
生将月婵压在身下,正亲吻着柔软鲜艳的红唇,舌头顶开月婵的玉牙,在她的檀
口中搅动着,同时一只手揉搓着柔软绵弹的乳肉,另一只手探到两条美腿间,在
那毛发丛生的桃源之地寻幽探秘。
  在这般近的距离,又处于昏迷中没有主动隔断联系,月婵和清漪思想感觉完
全互通,等若同时受到双倍的挑逗。月婵还是清白之身,清漪也只和石昊有过一
次,在王长生百万年来在无数女子身上锤炼的调情手段之下又哪里招架得住?很
快,月婵和清漪白皙无暇的胴体渐渐蒙上了一层粉红之色,饱满的双峰随着渐渐
急促的呼吸起伏着,乳尖充血挺立,香软的娇躯无意识的扭动着,两腿间的神秘
之地也开始泛滥成灾。
  见两女已经情动,王长生也不浪费时间,立刻提枪上马。一具分身将清漪正
面放倒在床上,抓着脚踝将一双美腿高高举起分开,已经勃起的阳根抵在湿润的
唇瓣上摩擦着;令一具分身将月婵翻了个身,摆布成跪趴的姿势,抓着高高翘起
的玉臀,同样怒挺的阳根在已经湿润变得滑腻腻的股沟里磨蹭着,然后两具分身
同时腰杆一挺,将阳根插入了两女的小穴中。
  「嘤」
  「啊」
  虽然是在昏迷中,但是破身的疼痛还是不可避免,两声带着痛楚的柔美呻吟
声传来。
  捅穿了一层薄薄的肉膜,在淫液和处子之血的润滑下,王长生粗长的阳根深
深贯穿了月婵和清漪的小穴,顶在了最深处的柔软部位上,火热紧致的肉壁包裹
着入侵的肉棍,强烈的紧凑和挤压之感顿时如潮水般涌来。
  月婵和清漪的容貌与气质俱是无可挑剔,在王长生经历过的众多女人中也能
算做上品,而且现在更是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加分不止一星半点。温香软玉当前,
王长生也不再保持那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两个分身一模一样的,同是年轻俊秀
的面容上出现一抹与他身份极为不符的淫笑,抓着月婵和清漪的纤腰和翘臀,开
始了活塞运动。腰部不断推进,随着挺动一次次撞击在两女的丰臀和胯骨上,发
出响亮的「啪啪」声。
  破身的疼痛很快过去,月婵和清漪因为疼痛而蹙起的秀眉渐渐舒展开来,略
显苍白的俏脸也变得红润起来,在双倍的快感之下,已经成熟了的身体很快就进
入了状态,随着王长生的抽动开始无意识的迎合起来。
  月婵和清漪娇喘着,饱满高耸的酥胸随着身体的撞击前后跳动着,一片迷人
的波涛汹涌;盈盈一握的蛮腰水蛇般扭动,翘翘的丰臀起落不定,似乎在追逐着
王长生阳根的插入。在粗长的巨物飞快的进出之下,粉红娇嫩的肉壁不断翻卷蠕
动着,大量的淫液被带出,将黑色的森林地带沾得狼藉一片。
  在强烈的性爱快感之下,月婵和清漪渐渐苏醒了过来,但是受制于元神内的
术法,两女的意识并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只是如同玩偶一般本能的迎合着王长生
对她们身体的亵玩。
  在两个王长生的奸淫之下,月婵和清漪完全无法抵抗,也不知道要抵抗,在
强势而霸道的冲击之下渐渐向着高潮逼近。而王长生虽然脸上还是一副轻浮的淫
笑,但是心中却是沉静无比,开始施展金太君传授的秘术,准备参悟月婵和清漪
身上的秘密。
  在王长生施展的秘术影响下,月婵和清漪似乎变得更加敏感,大声呻吟着,
在王长生的挺动之下很快就抽搐着泄身了。王长生眯着眼睛,集中精力与神识,
以两具分身同时体悟着月婵和清漪身体里的秘密,只留下一丝意识维持着身体的
感官与控制,继续保持着下身的抽送不变,享受着两具完美的女体带来的绝妙享
受。
  月婵和清漪嗓音完全一致,却带着不同风情的呻吟声随着王长生的抽送一直
都没有停止,中间夹杂着肉体的碰撞之声,不断作响。双倍的快感让两女完全没
有抵抗之力,随着一波又一波不停歇的高潮不断袭来,她们莹白的肌体已经完全
变成了诱人的粉红色,那是情欲的色泽,浑圆修长的美腿盘在王长生的腰间,随
着王长生的耸动不断扭动腰跨和翘臀迎合着。
  足足过了十二个时辰,王长生才将神识撤回,吐出一口气,一双清澈的眼睛
里仿佛变得更有神采,似乎顿悟了一般。
  将清漪和月婵变换了一下体位,将两女摆成面对面,两个王长生捏着丰腴圆
润的翘臀,从后面继续奸淫着两女。从后面不断传来的强烈冲击和一波强过一波
的快感之下,月婵和清漪身体已经紧紧挤在一起,两对儿丰满挺拔的酥乳相互挤
压着,时而相互摩擦,那酥麻的感觉和小穴里传来的快感混杂在一起,让她们大
声呻吟起来。
  当她们不断凑近的俏脸终于碰触在一起,红润的香唇仿佛黏在一起一般相互
亲吻着,发出诱人的轻哼声,滑溜的小舌头彼此交缠,互换着口中的津液。
  当两个王长生分别射在月婵和清漪的身体里时,她们已经因为高潮了太多次,
体力消耗太多而昏迷了过去。
  两个王长生离开月婵和清漪的身体,接着再度融合为一。而另一边,全程观
看的金太君也按捺不住起身。
  「如何?」
  金太君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此时,金太君的形象有了极大的改变,不再是
之前那副垂垂老朽的老妪面貌,取而代之的是一名风姿绝世,倾国倾城的绝代佳
人,青丝如瀑,剪水双瞳如星辰般明亮,琼鼻尖翘,朱唇一点,肌肤如羊脂玉般
白皙无暇,身段也是起伏饱满,曼妙之极。仿佛时光倒流,金太君此刻完全回到
了百万年之前,身为女子最美丽的年华。
  此刻返老还童的金太君,完全是一名不输于月婵和清漪的绝代佳人,身为至
尊和长生世家之主,身上更有一股威严凛然的大势。
  「果然有用。刚才我只是初步体悟了一番,接下来还需要再多几次参悟,届
时定能再迈出一步,绝不会输于孟天正。」
  王长生道。
  金太君顿时喜形于色,急道:「当真?」
  「当真!」
  「既然如此,接下来你我速速参悟为好!」
  「正有此意。」
  王长生再度露出一抹淫笑,将变得年轻的金太君也推倒在垫子上,大变「白
羊」之后,扑了上去,开始双修参悟。
  之后,每日王长生都会依法施为,在享受月婵和清漪完美的身体的同时,参
悟她们身上的奥妙,再与金太君「合两人之力悟道」。期间,王长生尝试了无数
种方法,甚至曾让月婵与清漪短暂合一,尽情的体悟她们的身体。每一次的「参
悟」之后,月婵和清漪都会在王长生的命令之下以补天术修复身体,将身体回复
到一开始的状态。
  在外人眼中,金展三人得到了至尊的造化,虽然艳羡,但是却也不甘落后,
开始相互切磋论道,力求突破。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长生参悟的进度也在不断提高。转眼间便过了一月,经
过三十次的研究和参悟之后,王长生对月婵和清漪身上的一切都已了如指掌,不
但洞悉了她们与那仙古青月女仙的秘密,也熟悉了她们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每一
处敏感部位。如今,月婵和清漪的身体对他来说已经再也没有了任何的秘密。
  在这期间,金展在另一处修炼之地接受王长生和金太君灵身的轮流指点,道
行也略有精进。只是令金太君奇怪的是,现如今金展修炼起来远不如先前那般水
到渠成,反而有种滞涩之感。纵然是如今得到两位至尊的指点,取得的成果也远
不如预计那般大,甚至连斩我境中期都没有修到。
  直到某一次,见瞑目而坐,正处于物我两忘的悟道境中的金展眉宇间那一丝
阴郁之色,金太君才若有所悟,知道症结所在。
  王长生的闭关之地,王长生依旧以阴阳诀化成两身,分别在两名一模一样的
角色女子身上耸动着,一边享受着她们美妙的身体,一边在榨取着她们身上最后
的东西,那是关于补天道的道统传承。他的身下,月婵和清漪满脸春情,散发着
情欲的气息,两具曼妙胴体如同水蛇般扭动,迎合着王长生的抽送,令人血脉贲
张的娇媚呻吟声不断发出。
上一篇:【风雨雷电】(01)
下一篇:【性爱天使搜查官】(01-02)

©2014 - 2015 pkkthri

www.ccbbxx.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