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龙城风月】(番外之容斯羽的秘密)

  《容斯羽的秘密》chapter。1
  时间:2010年12月24日傍晚
  地点:容宅
  「咚、咚、咚……」
  复古的时锺一边摇摆着长脚一边唱起了厚重的旋律。而时针则刚好对准了5
的刻度。
  「小羽,你妹妹还没回来?」一个长相清艳绝伦的女子从厨房中探出半个身
子来──即使身上系着围裙,她的气质依然优雅端庄──寻常人家柴米油盐的烟
火味,丝毫未褪去她身上那股独特的韵致。
  客厅中的真皮沙发上并没有人。电视机遥控器静静躺在透明茶几上,电视节
目无人观赏,只有画面里的人物孤零零地在自唱自说。
  靠近阳台落地窗的梨木雕花躺椅上,静静地靠着一个颀长挺拔的身影。
  夕阳的余晖落在他的身上,晕染出一片金色光芒。
  从侧面看,青年高挺的鼻梁往下是优美的唇线和弧度迷人的下颚,完美的线
条将夕阳中的他衬托得如同一尊造型美好的铜像。
  他似是在闭目养神,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了一片黑色剪影,一缕发丝垂
落在眼角,使得他的面容看起来柔和了许多──不似其它时候那双冷漠的凤眼一
睁开,眼角微微一挑,就总是容易使人忘记,他其实,也只是个二十岁的大孩子
而已……
  「小羽?」穆妍发现他又是一副出神的样子,心里着实有些担心这个孩子─
─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但是一起生活了这麽多年,在她心里,丈夫前妻留下的
孩子,也早已是自己最亲密的家人。
  「是的,阿姨。」容斯羽只微微掀了掀薄薄的唇,仿佛感觉到穆妍还在望着
他,於是才懒懒地加了几个字,「玉芷没回来。」
  「……」
  穆妍想了想,还是没再说什麽,转身回厨房去继续准备家人的平安夜晚餐。
  而靠在椅背上的青年则掀了掀眼皮,修长的手指在木椅的扶手上轻轻敲打了
两个节奏,而後也没了声响,继续假寐。
  夕阳落尽,天色很快地暗了下来。
  空旷的大宅内,只有厨房中传来一丝暖意。外面已是沈沈的黑,时光似乎静
止在这一个冬日。
  一直到时锺再次响起,厨房中忙碌的女子终於一边解围裙一边曼步走了出来。
  「这丫头还没回来?!天都黑了,她一个人跑哪儿去了?」做母亲的总是有
操不完的心,尤其自己女儿向来乖巧,长得又那麽标致,要是出了什麽事……
「不行,我得打个电话问问她们老师!」
  背对着女子的青年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仍没发表任何意见。
  「喂,你好,是慕容老师麽?……对,我是容玉芷的妈妈……哦,您今天留
玉芷补课了呀?那就好……没关系,没关系,老师您太客气了……结束有半个小
时了?……我想应该就到了……好,等她回来我会叫她再打电话给您……谢谢,
好的,慕容老师再见。」
  一通电话打完,穆妍精致的面容上终於忧色稍减。
  「原来是慕容老师又留她补课了,原本就说两道题,所以没打电话回来,没
想到後来都忘了时间。芷儿也应该就回来了,我先把菜端出来。」穆妍长吁了口
气,「小羽你今天回来也累了吧,我们先吃饭……」
  「阿姨。」
  躺椅上的青年终於睁开了那双寒潭般的冰冷凤眸,拍了拍两条长腿站了起来,
注视着又转身要回厨房的女子,薄唇掀动──
  「……F高什麽时候多了个慕容老师?」
  他的突然出声询问,着实令穆妍吃了一惊──原本她也知道自己基本上算是
在「自言自语」,也没想过要从这孩子那得到什麽回应,却不想他竟把自己的话
都听了进去,更没有想到的,让这孩子开口关心的竟会是F高的老师……
  「呃,是上个月初刚调来的,教数学的,当了芷儿她们班的班主任。我见过,
人虽然年轻,但是修养学识都没话说,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对了,听说还是你
们C大出来的高材生呢!」
  听到自己念的大学被「点名」,容斯羽也只是可有可无地扯了扯嘴角。
  「会选择做中学教师,还真是难能可贵的志向呢……」穆妍显然对那慕容老
师的印象极好。
  「他经常给玉芷补课?」忽然又冒出的一个问句,轻声打断了女子的话语。
  「上个月是。小羽你也知道,你妹妹的功课向来不算拔尖,上了F高之後就
更加难跟上了……多亏了慕容老师关心,给芷儿补习数学,连理化也有补。」穆
妍语中满是欣慰,「期中考的成绩总算不太难看,芷儿的功课也算是渐渐跟上了,
於是这个月老师也没怎麽再给补过课,所以我今天也一时没想到……」
  在女子热络地向他解释着「他妹妹」的近况之时,容斯羽侧头若有所思地看
了看窗外。
  就在穆妍以为他已经结束这个话题的时候,青年低沈而富磁性的嗓音又轻声
响起──
  「慕容老师成家了麽?」
  「……」
  穆妍显然没想到他会问这种问题──从小到大,斯羽这孩子的性格跟「八卦」
两个字完全沾不上边儿……於是她好奇地多看了儿子一眼,後者仍是冷凝着一张
没什麽表情的俊脸,仿佛方才那个问句只是可有可无的闲话家常。
  「慕容老师也就二十六七的年纪,还没成家呢。」「气氛」难得,她也当聊
家常多闲话几句人家的「八卦」吧,「都是听芷儿说的,还说慕容老师连女朋友
都还没有呢,芷儿还要我帮忙介绍……这丫头,我跟她说慕容老师条件那麽好,
哪里需要我介绍?」
  说到天真可爱的女儿,当母亲的又忍不住露出了慈爱的笑容。然而再看着外
面的天色,心里的忧虑又一次转浓:「你爸爸要求芷儿放学後半小时之内一定要
回家的,按理说补完课也应该回来了。跟她说了今天哥哥会回来,她难道还在路
上闲逛……」
  「阿姨。」不着痕迹地打断了女人的絮叨──兴许,再怎麽优雅端庄的女子,
成了居家妇女久了,也难免变成絮絮叨叨的欧巴桑……
  容斯羽的目光落在了电视画面上──那里正展现着热闹繁华的街景──口中
淡淡地道:「今天是周五,小女孩总是喜欢结伴去玩的,再说外面满街都是彩灯
圣诞树,小孩子贪玩多看两眼也没什麽。」
  「哎,说的也是,芷儿都十五了却还是顽皮得很!只是现在天黑得早,天气
预报还说晚上要下雪,我怕这孩子贪玩忘了时间……」更怕的是女儿真出了什麽
事……
  而今天难得斯羽这孩子会愿意跟她讨论点关於他妹妹的事,不如──
  「不如,小羽,你去芷儿放学的路上看看吧,早点带她回来……」
  说出这个可谓「冒昧」的请求,穆妍心里有点不安,还带了一丝隐隐的期盼
──斯羽小时候跟他妹妹处得其实是很不错的,不知道为什麽,这几年两兄妹的
关系却越来越差,平日里几乎连话也不说……
  这令她心中一直都很不解,搞不清楚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按理说芷儿虽然有时有点调皮,却绝对是个讨人喜欢的丫头。
  小时候还不觉得,长大了却越来越漂亮,无论哪个亲戚朋友见了,没有不夸
她长得好的!即便是她这个少女时代便成名後来嫁人做了家庭主妇的「过气」女
星,也常忍不住暗中赞叹自己女儿的容貌。不是她穆妍自夸,芷儿这小丫头不仅
长得水灵,性格也是极好的──乖巧又可爱,娇憨又贴心,最是惹大人疼惜。
  虽然功课比起她哥哥可谓望尘莫及,但是马马虎虎的也算过得去,今年刚上
了市里最好的重点高中,也就是她哥哥以前就读的F高──入学成绩是刚好吊车
尾吊上的,但至少也是小丫头自己凭实力考上的,不算丢容家的脸。
  两兄妹的爸爸是C市政府高官,虽然平日里公务繁忙,但对一双儿女是极为
疼爱。相较於对女儿比较不放心因而也更加严格,对儿子的「放心」而导致的较
少过问,可以说是父母在孩子成长过程中难得施予的信任,应该也不至於让儿子
感觉被「怠慢」了……
  而斯羽呢?
  作为一个男孩子,容斯羽是在良好家教之下长大的,而他本身的才智和处世
的成熟度亦无疑是良好乃至优异的──
  从小到大,无论在哪个学校,容斯羽这个名字都像是烫金的招牌一般,引得
无数人争相追捧,不仅是老师同学,就算是其他孩子的家长,也常常会把这个名
字挂在嘴边。无论走到哪里,他都像是一尊完美无缺的雕像一般接受着众人或羡
或妒的目光。
  他十七岁考进全国最高学府C大之後,也毫不意外地成了全校师生瞩目的焦
点。不仅因为斯羽他拒绝了美国两所着名高校的录取,不仅因为他高过180的
IQ和几乎满分的入学成绩,也不仅因为他出众的相貌和气质……还有一个很重
要的原因,是由於C大出了名严格又挑剔的「魔鬼教授」竟指名要容斯羽做他的
「关门弟子」。
  据好事者称,容斯羽经常出入教授的研究室,时不时还被邀请去教授家「蹭」
顿晚饭。那着述享誉全国却又出了名刻板难「伺候」的老头,竟然时常对这年轻
小辈露出赞赏的神情,有时甚至是「和蔼可亲」的笑容。
  关於其中玄机,也有好事者透露,据说教授最小的那个女儿,也正是刚刚上
大学的年纪……
  斯羽这样的孩子,不仅讨老师喜欢,在同学当中,也拥有绝对的影响力和号
召力。
  在F高时他就连任了三年的学生会主席,进了C大,极少招纳新鲜血液担任
重要干部的学生会和其它几大社团,也争相想把容斯羽给收入囊中。
  最後,学生会会长,大三的云霁夜,成功将「容学弟」抢入麾下,并表示退
位让贤。於是容斯羽在与「云学长」「称兄道弟」不久之後便接收了学生会的
「烂摊子」,一直至今……
  这样一位校园头号风云人物,按理说应该是八面玲珑的类型。但是容斯羽身
上那股冷冽的气质,无论是与他相熟的还是不熟的,基本上没有人会感觉不到。
他也不是没有礼貌,但就是能让人觉得与他隔了点什麽……
  要说性子凉薄?那多少可能带了一点。
  但她记得斯羽小时候最疼他的妹妹,那时可不像现在这样……
  他也不可能有什麽自闭之类的毛病,演讲辩论他基本上从未输过人;他的成
长环境也应该不至於带来什麽心理阴影──她们这个家除了她穆妍跟他没有血缘
关系之外,也不能说是个不幸福的破碎家庭,她这个继母也自问从未亏待过这个
儿子……
  斯羽这孩子,是不是藏了什麽秘密呢?
  ……
  在穆妍忐忑的目光之中,青年却很自然地取了车钥匙,迈开长腿往门口走去:
「我正想出去转转,买份杂志。等玉芷回来再开饭吧。」
  ……
  他并未说什麽来回应继母的请求,也未表现出任何担心妹妹的迹象……他只
是动作优雅地出门,矮身进了车子的驾驶席,再缓缓加速,消失在了穆妍的视线
之中。
  「小羽……」美丽的女子站在寒风呼啸的庭院之中,对那绝尘而去「买杂志」
的儿子的担忧,好像更深了一点。
  一缕雪花轻轻地落於她的肩。
  《容斯羽的秘密》Chapter。2
  车子一上人多的街道,行驶的速度立时便慢了下来。
  天色已经黑透了,到处都是闪烁的灯火,除了人来人往的喧嚣声,还有欢快
的节日歌曲从各个不同的方向传来。
  一家家店面的招牌缓缓从身边掠过,青年修长白皙的手指握着方向盘,偶尔
轻轻转动。一双冷漠的凤眼在夜色之中亮若寒星,熠熠着闪耀出惑人光芒。
  这条路他再熟悉不过。
  年少时自己就骑了三年的单车,每日在这条长长的繁华街道上往返──其实
那时候大多数同学都是住校的,F高的校纪向来严格,只是他容斯羽仗着自己的
成绩和老师们的「宠爱」,在学校可谓「无法无天」,就算他每天往家里跑,也
没有人多说什麽。
  呵……还真是可笑的日子呢。
  回想起那些还算青涩的岁月,青年向来无甚表情的俊颜上,也不禁露出了一
丝极浅的淡笑,如感叹,又如无奈的自嘲。
  时光太匆匆,转眼间物是人非,再不复当年的单纯美好。
  假如时光可以定格的话,他是不是愿意,让一切停留在依然年少的时候,停
留在懵懂无知带来的简单的迷惘与快乐之中?
  ……
  最後,只摇了摇头,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驱逐出脑海,他收敛心神,专心
致志地观察着车窗外……
  车速已经放到了最慢,後面跟着的车子似乎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赶超上来。
不过这街道本就人多拥挤,车辆想要开得快也很难。到了後来,简直已是寸步难
行。
  青年不紧不慢地在车队里跟着,一双冷淡的眼眸在车窗里反射出一分凌厉光
芒。
  从他车子旁边经过的女孩子特别多。三五成群,玩闹嬉笑,头上带着各种造
型的可爱帽子,交换着彼此手中热腾腾的小吃……
  经过的人越多,车速就愈发地慢,到了最後,竟是只能熄火停下了。
  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方向盘,青年漂亮的长眉微微蹙起,精致到有些过分
的一张俊美面容上,终於浮现了一丝不耐。
  不该开车出来的。这个时候这条路上会堵车,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更何况
是节日。
  然而方才哪里能想到那麽多……
  遇上交通堵塞,最是考验人的耐心和修养。
  容斯羽自认已经将自己天性里带的那几分冷淡和自持全都用上了,却也只能
做到勉强坐在驾驶席上、未丢下车子在路中央弃之不顾而已。
         一颗心却不知道已经跑到了哪里去──
  不是,不是,也不是……
  车窗外的人群换过了一波又一波,却仍不见记忆里那个小巧娇俏的身影。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六点三刻了。
  这麽晚如果还未到家的话,饭菜早就凉了吧──明明是节日,明明应该是一
家人聚在一起吃一顿温馨晚餐的日子,为什麽……
  难道还是在躲他?
  事实上,他已经足足有两个月没回过家了。而上一次回来,连某人的面都没
见过。
  这一次,却还是如此不受欢迎麽……
  负面的情绪一旦滋生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即便智商再高的人,也很难控
制自己情绪的某个弱点。
  而他容斯羽的弱点,就在那个地方……在心里最深处的某个角落,就像是童
话里那个蓝胡子的秘密房间,一不小心碰触到,也许就会替自己惹来致命的麻烦。
  明知道不该让多余的情绪控制自己的心情,但事实上坐在车子里的整个人身
上,已经弥漫着按捺不住的自我厌弃。暗黑的颓唐之气,如同他墨一般深沈的瞳
孔一般,在夜色之中流转……
  六点五十五分,停滞的车队终於有了动静。
  趁着路况稍好,利落地将车子转了个弯,寻了一处空隙停了。青年开了车门,
立直了身子走出来的时候,又是一副优雅斯文风度翩翩的俊朗模样。然而一张俊
美的脸上表情冰冷,生人勿近。
  冷空气一吹,他才像是後知後觉地意识到,天正在飘雪。青年一尘不染的白
色衬衫外面,只套了一件黑色的薄毛衣。细小的雪花落在他身上,很快便消失不
见。
  伞也是没有记得带出来的。
  他的手叉在裤袋里,镇定自若地往人群中走。
  於是喧闹的人群中立刻有许多人往这边看过来──这身高目测在184以上
的高挑帅哥,一双凤眼冷冷的却漂亮得出奇;穿着虽单薄得过分,然他本人看上
去却是优雅闲适,仿佛高尔夫球场里享受阳光的贵族公子一般从容不迫,而非在
气温为零下的冬夜穿梭於拥挤的街道,黑色毛衣反而更衬得他脸部肌肤莹白如玉
……
  他的目光总是冷淡又不经意地落在某个娇小的女孩子身上,看得人家心如鹿
撞,一张张冻得通红的小脸更加红晕突显……然而很快的,那漂亮的眉眼便又瞬
间冷却下来,带着冰雪般的寒意冷冷撇开,弄得小女孩立时「悲喜交加」,手足
无措。
  青年却仿佛丝毫不觉自己所行之处杀伤一片,仍施施然地闲庭信步,看上去
倒真如个吃饱喝足无聊出来压马路的公子哥……
  出来时说的「买本杂志」的念想也不知被抛到了哪里,慢慢地经过了报刊亭
一个又一个,到最後似乎真的变成了漫无目的的闲逛。
  寒气渐渐将身上那一丝又一丝的戾气给消融得差不多了。
  一颗暗藏焦躁的心也自虐般回到了平静。
  兴许早就到家了吧……
  然,如若真是错过了,阿姨是会打电话给他的吧?心念一动,手指在裤袋里
转动了一圈,这才恍然发现──手机,竟然也是落在家里了。
  再转念一想,没带手机,如若家里出了什麽事,也是联系不到他的。
  竟然,会丢三落四到这种程度……
  竟然,会心乱如麻到如此地步。
  吸了一口凉气,青年伸出一只手抹了抹高挺鼻梁上的水迹,脚步停了下来。
在这细雪纷飞的街头伫立着,俊美的雕像一般不动声色。
  过往的人群看了一眼又一眼,却没有人能够看懂这个美貌的年轻男子,那一
身萦绕不去的落寞。
  ……
  「学长,看看这家店!」少女娇俏的稚嫩嗓音,花儿一般软嫩,绵绵的,像
是能钻进人的心里……
        墨一般的眸子立时黑漆漆地望了过去──
  隔得不算很远的一家精品店前,一个娇小的女孩子俏生生地回头,对着身後
跟着的一个颀长少年甜甜地笑,一张美丽的小脸比夜色之中万千灯火还要明亮…

  「学长,你快一点啦!」女孩子甜甜的撒娇声,比世上任何一支乐曲都要醉
人。
  《容斯羽的秘密》Chapter。3
  隔着短短一条街道,青年凤眼中的亮光明明灭灭。
  他看着女孩拉少年进了那家精品店。
  她小小的个子,跑起来孩子似的蹦蹦跳跳,马尾辫松松垮垮的拖在脑袋後面,
一翘一翘……仿佛当年跟在他身边的,走路总磕磕碰碰的那个小不点,恍惚还在
眼前一般。
  隔着橱窗玻璃,他遥遥地看她对着一件件可爱的小玩意儿,挑挑拣拣,爱不
释手;而她身後的少年,则一直保持着浅淡而温柔的微笑。即使隔着数重人影,
也能依稀看见少年俊朗眉目,与宠溺神情。
  静静地注视着那个娇俏的身影,他在寒冷的空气中伫立了足有二十分锺。
  等到两人拎着几只包装精美的礼袋推门出来,他才恍然发觉,自己已成了街
道上引无数人观瞻的一座「雕塑」。
  这才像是感觉到心虚,掩饰一般地低下头去。
  余光,却恰在这时,瞥见了女孩的小手。那小巧的细白的小小柔荑,被身边
的少年轻轻地握住了。
  青年眼里的火光「腾」地一闪,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冲上前去的脚步。然
而,他眼前的画面,最终定格在了女孩娇羞的粉脸上……
  那是,女孩子恋爱时才有的模样吧?
  如花的年纪,一切都娇娇嫩嫩的。
  少女情怀总是诗。都说初恋的滋味,酸酸甜甜,甘美可爱。还是爱做梦的年
纪,她一定也是会做白马王子美梦的小女孩吧?而那高高帅帅的少年,就像是漫
画里走出来的王子,足够填满每一个少女怀春的美好梦境……
  事情他都明白。
  曾经无数个寂静星夜里,他早已将关於长大的女孩可能经历的事,通通臆想
了许多遍。其中,自然也包括与男生交往这一条……
  只是,亲眼见到那样的画面,这冲击性对他来说,毕竟还是太大了一些。
  他手里的拳头捏了又捏,最後转身,迈着已然有些僵硬的步子,走回到停车
的地方。
  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在乱糟糟的人群中,成功沿来路返回的。外表看起来
依旧风度翩翩,内心早已经狼狈得一塌糊涂。
  钻进车里,暖气很快温暖了冻僵的身体。
  他静静地坐了很久,等到手脚终於有了知觉。
  血液却依旧是冰冷的。
                ****
  「芷儿,你哥哥回来了!」
  大宅的女主人一边跟女儿打着招呼,一边披上厚厚的外套迎出门来,美丽精
致的面容上写满了担忧,「小羽你这是上哪里去了,怎麽这时候才回来?」
  只见青年单薄的毛衣上,全是雪花已经化掉的点点水迹,发梢和眉眼都是潮
湿的感觉,连墨黑的双眸都透着凉凉的湿润……
  穆妍从未见过他这副样子。心里已经想了无数的可能,却还是猜不出个所以
然来。只亲自拎出拖鞋来让他换了,又朝屋里唤道:「芷儿快出来,给哥哥拿块
干毛巾。」
  母亲唤了两声,也不见躲在屋里的女孩子有什麽动静。
  可能是青年身上带回的寒气太浓重,整个大宅的温度都好像下降了一些。穆
妍缩了缩颈项,絮叨道,「芷儿这孩子真是的,也不知道成日躲在屋里做什麽…
…我去唤她出来。」
  做母亲的,总是希望孩子能相处得好。家里儿女同时承欢膝下,欢声笑语,
母慈子孝,那才是一个圆满快乐的家呀……
  「不用了。」青年的反应却异常的冷淡。不等穆妍再说话,他已经径自迈着
长腿步上了楼梯。
  「小羽你吃饭了没?」出门的时候根本没有用餐,等他出去「逛」了一趟回
来,这都九点多了,也不知道这孩子是不是有在外面吃了东西。
  「吃了。」还被当成孩子般关照着的青年,显然并不怎麽给母亲发牢骚的机
会。话音方落,人已经进房落了锁。
  「……」做妈妈的又一次无奈感叹,这亲子沟通着实不易呐。
  刚才小羽出去的时候,她还抱着期望,等儿子把小女儿给接回家来。到时候
还能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顿饭。却不想,到快八点才等到女儿回家来。急着问她
是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却怎麽都不肯回答,饭也说在外面吃过了,然後就躲在房
间里不出来。
  《容斯羽的秘密》Chapter。4
  这一夜,雪下得分外的缠绵。
  街道上久久地热闹着,还有许多人家依旧灯火通明的时候,偌大的容宅,却
早早地安静了。雪花落在白色窗户上,很快化成了点点消融的冰晶。灯火都熄了,
大宅的主人,似乎都歇下了。
  只有仔细看才能发现,有一侧的窗口,还静悄悄地透出淡淡暖黄色的光──
  容家的小公主,正躺在床上抱着笔记本电脑,纤细的十指飞舞,一张雪白小
脸上满是甜蜜的笑容。
  「你今天真的跟叶学长一起过平安夜了?!!」
  「呃……算是啦……」
  「……容玉芷!!你这个不讲义气的死女人!!!」
  「是他说送我回家的嘛……顺道就在街上逛了逛咯,再顺道,一起吃了不少
东西……嘻嘻……」
  「你……你抢了我去慕容老师那补习的机会还不够,竟然又……呜呜,我的
叶学长!!」
  「嘻嘻……^_^ 你成绩比我好才不用轮到补习嘛,这还不好呀?」
  「哼,怎麽不说慕容老师偏心,总是就给你一个人补习!哎呀,你不要转移
话题啦!快接着说,跟叶学长的第一次约会感觉怎麽样?」
  「也不算约会啦……」
  「少废话!快说!!叶学长对你怎麽样?一定很绅士吧?温柔体贴?有没有
牵你的手?啊啊,对了!!他有没有亲你啊????」
  「……哪里可能那麽快!」
  「那牵手呢?!拥抱呢?!!」
  「……只牵了一下下手而已啦……」
  「哇!你没骗我?!!」
  「我哪敢呐……好啦,我妈她们都睡了,我还没洗白白呢,先撤了!」
  「先放过你!记得明天跟我汇报详细情况!!」
  「遵命!」
  跟同窗好友八卦完了「恋情」的最新进展,容家小公主哼着圣诞歌蹦蹦跳跳
地进浴室洗澡去了。
  电脑屏幕仍在一跳一跳,QQ上还不断有信息在更新,特别是大大小小的群,
全都在庆祝着节日。有一个低调的企鹅头像,也在这时跳动了起来。
  备注名字也挺符合企鹅「老土」的形象──
  「老哥」。
                ***
  浴室的水声掩盖了门锁转动的微弱声响。
  一个瘦长的身影在门打开的一刹那停滞了几秒锺,最後还是下定了决心一般,
进门,落锁。
  女孩的房间充满了公主的气息。一切都是粉粉嫩嫩的颜色。每一样饰物,每
一件摆设,都可爱得令人不禁莞尔。
  而那扑面而来的独属於娇嫩少女的浓重气息,则令闯入者的心跳愈发地快了
起来。
  听着屋里的水声,他闭了闭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令自己的紧张缓和下来。
  目光静静地扫视着女孩的小天地,他修长的手指最後落在了一个相框上。玻
璃里头,女孩胖乎乎的小手牵在男孩的手心里,正仰头跟男孩说些什麽,男孩子
则不怎麽乐意的模样;爸爸妈妈就站在後面,笑得好幸福。
  指尖轻轻摩挲过玻璃,下面那张胖嘟嘟的粉脸,他心尖一热,一些难言的情
绪又汹涌澎湃了起来。
  蓝胡子的晦暗领地,又在疯狂嚣闹着,引人一步步地,走向绝望。
  良久,他的指尖才离开了相框,转而走到了女孩的床铺边上。枕头和被褥上
都是憨憨的小熊图案,床头还挤了只胖胖的泰迪熊公仔。
  一台小巧的笔记本电脑,正跟小熊躺在一处,不断传出QQ里消息的声音。
  他犹豫再犹豫,最後,还是抵不过心底那股黑暗的力量。坐上了软软的床榻,
伸手,取过了那台小小的机器。
  QQ上,那只低调的企鹅头像仍在闪烁,却已经变成黑白。他动手点开,看
见来自「老哥」的聊天窗口跳了出来,上面只有黑色的三个小字。
  「还没睡?」
  天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发送出的三个字。
  然後在电脑的另一头,忐忑不安地等了又等。明明看着她在线,却迟迟没有
回应。他终究是不肯相信,就算他放低姿态,或者说是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突
然来个「假意关心」,她竟也能做到完全无视的地步。
  所以,鬼使神差的,他跑到这里来,直接闯进了这个几乎已经成了禁地的小
小宫殿。这里是公主的圣殿,纯洁无垢,却是他一个人的禁地。
  还好,她正巧在洗澡。
  还好,她没看到……
  他几乎是本能地点开「聊天记录」,将唯一的这一条短短的记录给点了「删
除」。他没办法再经历一次方才那种挣扎──如同等待着宣判的死刑犯一般,明
知道没什麽希望,却仍带着一点可笑的期盼,想着能有网开一面的奇迹发生……
作家的话:又到一年平安夜,真是时光飞快!心境也变化了许多。不知道文文的
感觉有没有变……圣诞快乐!
  《容斯羽的秘密》Chapter。5
  看着聊天记录恢复了空白,青年优美而紧绷的侧脸线条,终於有所松懈下来。
然而心底,却在同时升起了更多的,怅然若失……
  也只容许自己失落了几秒钟而已,终归是「做贼心虚」,准备起身离开。转
念却又想起了什麽——就算没了聊天记录,「最近联系人」里,还是会留下痕迹
的吧?
  於是,又再点开联系人一项,将自己的头像点选了「从最近联系列表移除」。
  蛛丝马迹都被销毁,今夜,他终於可以「高枕无忧」睡个好觉了吧……然而
这时候,心底却有更可怕的想法,接着冒了出来。
  她平时,都跟些什麽人聊天呢?如果有同龄的男孩子,她又会同他们聊些什
麽?她……关於长大後的她的一切,他这个做哥哥的,已经完全没有办法掌控了。
  甚至连去想一想,都觉得是一种犯罪。
  但这一夜的他,实在是没有办法抑制那些畸形扭曲的想法。他亲眼看见妹妹
跟一个漂亮的男孩子手牵手逛街……虽然自己曾做过无数的心理建设,然而那个
画面给他带来的冲击,事实上依旧杀伤力巨大。
  目光扫过最近联系人列表,忽略几个跳动的群,他直觉精准地点开了一个叫
做「蓝蓝」的头像。
  白蓝蓝,女,容玉芷的同班同学,性格大大咧咧,花痴,暗恋教数学的慕容
老师,同时也对「校草」叶楚乔叶学长垂涎三尺……
  这是过目不忘的某人一目十行扫过数十页聊天记录之後,对白蓝蓝同学得出
的,最初的也是最终的印象。
  里面两个女孩子,聊得最多的,就是关於那个男孩——叶楚乔,看来就是今
日见到的那个俊秀少年的名字了。
  默默将白蓝蓝同学曾经提及的,所有关於此人的点点事迹记在心里,他却好
像在本能地回避着,少女怀春的容玉芷同学对那男孩的印象。
  不过是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都会有的通病而已。
  他自己也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那些「花痴」的女生他见过再夸张的都有,
像白蓝蓝同学这样的已经不算过分——
  所以,就算芷儿亦对那男孩有好感,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情。
  没什麽大不了……
  真的,是这样麽?
  如果真的没什麽,那麽今夜的他,何以会失控至此?
  比每个紧张女儿的妈妈都还要夸张地暗自揣测着少女的恋情,甚至还采取了
卑鄙的行动,窥探着少女的隐私……
  这一切矛盾心理,究竟是他的控制欲使然,还是源於什麽更加不可告人的隐
密情结?对於这个问题,他曾经逃避过,懊恼过,也无奈地研究过。然而以他1
80的智商,还是找不出一个最精准的,符合常理的解释,能让自己心安理得。
  这一次,他依旧是有所逃避,本能地没怎麽仔细去看她的发言。然而天生过
目不忘的好记性,还是令女孩子羞涩的话语满满地钻了进来,无数恼人的小虫子
一般,细细密密钻进了他的心里,一点一滴,蛰痛人心。
  「他就是叶楚乔?」
  「爷爷是传说中的『司令』?有没有那麽夸张?」
  「好啦!他是很帅啦!可惜人家忙着准备升学,根本连看你情书的时间都没
有吧……」
  「特意接近?不可能啦!只是巧合啦,顺路才一起走回家的……叶学长真是
很风趣呢!嘻嘻……」
  「我帮你问了啦!学长说那个李学姐只是学生会的同事,不是他女朋友!还
有,他有邀请我进学生会噢——」
  「李学姐说我坏话?不会吧!她人那麽温柔,一点都不像是她的作风呀?!
……哎呀,我怎麽可能跟她抢『男朋友』!有没有那麽回事,你还不清楚麽?」
  「耶诞节礼物?我不知道啦——围巾……会不会太热络了?手套?哎呀,还
是算了,我跟他的关系,也没到要送礼的程度啦!」
  「你想送就送啦!我知道——像学长这样级别的男生,一到节日,礼物肯定
堆积成山啊!哎呀我当然清楚啦,以前我家……好啦,不说这个啦!」
  「是他说送我回家的嘛……顺道就在街上逛了逛咯,再顺道,一起吃了点东
西……」
  「也不算约会啦……」
  「只牵了一下下手而已……」
  ……
  除去这些与心仪男孩子有关的「心事」,女孩子们聊的话题,还有许多是关
於课业、老师、同学……有时也会提到家长。例如白蓝蓝同学的老爸某夜在外面
打牌输了几千块,回家被老妈臭一顿;容玉芷同学在放假时还被母亲大人逼迫狂
做习题好几本,做到眼冒金星差点吐血身亡,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白蓝蓝是独生子女,除去老爸老妈,还时不时地会提到她家那只叫做「菜包」
的狗。可是容玉芷呢,压根儿就没跟人说过她还有一个身为「校友」的哥哥……
  如此令人沮丧的对比之下,容家哥哥自粉色的公主床上起了身,俊挺的面容
神色暗沉,气息凝重。独属於少女的温馨房间内,逐渐有一股阴暗的气息,若有
似无,以这俊美的青年为中心,缓缓地扩散开来。
  良久,他终是收拾好了心情,死死压抑着那股莫名的焦躁情绪,转动门锁,
准备离开。房门刚要打开的时候,回头又看了看,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
一般——
  没有被当场捉住的「贼」,除了暗自庆幸,其实还会有隐约的一点失落吧?
  除了开始时的放水声,浴室里一直甚是安静。不知道她会不会,躺在浴缸里
睡着了……那丫头向来迷糊,身体又差,真的睡着了的话,就算不出什麽意外,
光是着凉也够她受的了。
  这麽想着,脚步不自觉地,又已悄悄地,将他带到了女孩沐浴的房间门外。
上一篇:【烟云录】(第五十三折)
下一篇:【龙城风月】(番外之少年君主)

©2014 - 2015 pkkthri

www.ccbbxx.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