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创世神的日常】(1-5)

                楔子
  混沌之中,创始神诞生。他以无上混沌之力创造一亿两千七百九十二万个世
界后,无以为念,愿回归本源,化作混沌,同时,他又留下一传承,等待有缘人
得之。时间匆匆,传承流入一世界中,被一位落魄的少年得到。少年得传承,修
神力,花三百年使神力小成。于是,他将自己所在世界改为母系社会,女性生理
结构不变,但性成熟后可选择何时结胎,并十月怀胎生女。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
            第一章校门口的美女老师
  清晨,位于S市市中心的朝阳学院校门口站着一位老师。她瓜子脸,柳叶眉,
一头金发让人着迷,一身贴身的正装将她的身材凸现得淋漓尽致,32C的胸挺
立着让女人嫉妒,顶端的凸起清晰可见(母系社会穿内衣看个人喜好)。
  「当当当」的上课铃声响起时,还在校门外的学生也加快了脚步。当最后一
名学生进入校门后,老师向外望了望,正准备吩咐门卫关门时,一个雄厚的雄性
声音响起「等一下,还有一位!」一名少年匆匆跑来,气喘吁吁地走进校门。
  老师走了过来,对这位少年说问:「同学,你为什么会迟到?」(主角能将
一切不合理变为合理)少年直起身子,一双粗糙的大手立刻从衣服的下摆钻进了
老师的衣服里,附在了老师的两个大奶子上,揉搓起来。少年感受着从手上传来
的温暖,以及细滑的皮肤,点了点头,不甘于揉搓,开始将奶子捏成各种形状。
老师站在少年的面前却没有阻止他的行为,反而眼神迷离,脸上慢慢有些红润,
娇羞可爱,让人想不住咬上一口。少年看着老师手指慢慢移到顶端,轻轻一捏,
「嗯……」银铃版的声音从老师的口中飞出,让少年不由得一颤,裤裆里的东西
瞬间立了起来。
  何平没有停顿,加重了力量捏起来。林清笛娇喘连连,下部闪着银光的液体
沿着腿流下。林清笛双脚颤抖,倒进了何平怀里,将美丽的耳垂送到了何平嘴边。
何平并未迟疑,一口含上,用舌头挑逗这精美的耳垂。上有耳垂被袭,下有乳头
揉捏,林清笛温柔而诱人的娇喘不断响起,最终下部喷射,淫水顺腿流下,湿透
了林清笛的小脚。
  少年看了,心想:这么敏感,好东西,但在这里吃掉就没意思了!少年抽出
了双手,看了看老师的胸牌写着:林清笛,露出歉意的表情,说:「老师,我是
转校生,今天第一次来,找错了路。」林清笛渐渐回复了过来,慢慢从何平的身
上爬起来,但没有在意身上事情,反而用极其轻柔的与其说:「转校生是吗,那
我带你去校长那里。」话音刚落,少年的肉棒更硬了,却又无可奈何。
             第二章校长很高傲
  跟着林清笛,少年路过一间间教室,每间的学生的容颜和身材都在中等以上。
这并没有什么奇怪。随着时间发展,丑基因逐渐被剔去,同时朝阳学院的校训是:
美貌与才华并重。这学校不仅在第一次入学是要考察美貌,还特意弄了个绝色榜。
  少年和林清笛走进校长室,一个冷漠却不乏悦耳的声音响起:「什么事呀?」
「转校生到了。」「知道了,你到外面等着。」林清笛走出了校长室,只留下校
长和少年。
  「你是何平,对吧?」校长抬起头,露出了真容。成熟的脸庞,一双迷人的
媚眼,一对血一般的嘴唇让人欲罢不能,秀发批在一个肩膀上,有种魅惑众生的
气质。34D的胸部无法忽视,甚至在校长抬头时,它也忍不住晃动起来。
  何平点了点头,目不转睛地盯在校长的胸部上。「好。我是王艳萍,是这所
学院的校长。你的班级是XX年级XX班。你出去和林清笛老师说一下,她带你
去。」何平恩了一声后,并没有转身离开,而是对王艳萍说:「校长,我想取得
一些特权。」「特权,你凭什么要特权?(何平用能力修改过)」「可我就是想
要一些特权!」王艳萍高傲的抬起头,双手环胸,说:「有意思。你想要特权?
可以呀,只要你能让我在这里感到享受,我就给你任何特权!」「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不过,你等一下必须听我的,可以吗?」「行!」
  何平微笑着说:「那请你走到我面前慢慢脱下说所有衣服。」话音刚落,王
艳萍就从椅子上站起来,伴随着晃动的奶子走到何平面前,用纤细的手指抽插解
开衣服纽扣,露出白皙的皮肤和一到深深的乳沟,紧接着衣服滑落,两个大白兔
蹦了出来,锁住了何平的视线。一阵拉拉链声将何平拉了回来,王艳萍短裙侧拉
链拉开,白皙的肌肤,也不见一丝内裤的踪迹,更加勾起了何平的欲火。短裙落
下,黑色的阴毛和粉嫩的阴唇完全暴露在何平面前。
  「如何!」王艳萍单手叉腰,眼角一挑,仿佛炫耀着自己的身材。可是却让
人不感叹这天使的面容配上魔鬼的身材。
  「可以,现在请校长回到椅子上闭目,接下来希望你不要反抗。」何平一边
在身后搓着手,一边吩咐道。王艳萍没有回话,转身走回椅子,一只手撑着头,
闭上了眼睛。
  何平看了,立刻脱去了所有的衣服。少显瘦小的身材却有一根25厘米的硬
得发紫的肉棒,让人感到不协调。
  (王艳萍视角)「真不知道这家伙想干什么!?」(何平在王艳萍的耳边说
到:「校长我要开始了!」)「终于好了,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手段吧!」
  何平看着这嘴唇,再也无法忍受,吻了上去,将舌头攻进敌方嘴唇,和敌方
舌头纠缠起来。
  (王艳萍视角)「嗯……,他吻我,还将舌头伸进来了,嗯……,舌头和舌
头缠绕的滋味好美妙!不行,我不能这样!」
  何平强攻着王艳萍的嘴唇,双手没有闲着,也慢慢摸上了高地,轻拢慢捻抹
复挑,王艳萍的乳头越来越坚挺,仿佛一碰就会有乳汁迸发。
  (王艳萍视角)「嗯!好粗糙又好温暖的手,他……他在揉我胸!啊……啊
……,好舒服,好像……啊!」
  一阵强攻后,何平终于松开了嘴,王艳萍也松了口气。然而何平并未走远,
而是吻上了高地,与那颗红葡萄厮杀起来。紧接着,脱离战场的手直袭后方,摸
上了粉嫩的阴唇,挑逗那美丽的阴蒂,让有些湿润的阴唇流出水来。
  (王艳萍视角)「哈……,哈……,终于走了,终于可以些口气了。呀!好
舒服,好爽,啊……啊……,不行了,啊……啊……,忍不住啦!」
  伴随着王艳萍的高声一叫,王艳萍双腿绷直,股间阴水冲刷着何平的手。何
平抬起手,并将手伸入王艳萍嘴中,让其舔食。王艳萍缓缓睁开眼,露出失神的
眼睛。
              第三章新同桌
  王艳萍喘着气,有气无力的说:「你赢了!」然而何平怎能善罢甘休,双手
抓住王艳萍的大腿,提起长枪,一挺,插入了小穴。紧凑的肉壁摩擦着肉棒给何
平带来阵阵快感,失陷仿佛就在一瞬间。王艳萍也瞬间被肉穴里的充实所征服。
肉棒缓缓动了起来,「啪……啪……啪……啪……」肉棒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
  随着抽插越来越快,王艳萍再也忍不住喊出声来「嗯……嗯……不行啦…
…啊……啊……好大……放过我吧……啊……啊……不要啊……快停下。」
  何平立马停下,王艳萍立即感到极度空虚,大叫「快点动呀!」「求我喊哥
哥!」「好哥哥,快点动起来嘛!」娇声带着撒娇直击何平心房。
  何平不再流余力直接将肉棒挺进了子宫。剧痛袭来,王艳萍大叫「不要了!
不要了,快停下……嗯啊啊啊啊……好爽好爽……嗯嗯啊啊……哥哥再快再快
……啊……啊……要飞啦要飞啦……啊…………」王艳萍娇躯一颤,小穴肉棒结
合处喷出大量阴精。
  何平抱起王艳萍让其趴在桌上,开始新的一论征战,在一阵又一阵呻吟后,
王艳萍再一次深升了天,趴在桌上不能动弹。
  可是,何平会停下来吗?当然不会。当王艳萍第四次高潮时,何平终于将一
股股浓稠的精液射进了她的子宫中,撑得王艳萍的小腹如同怀了八月胎一般。
  与此同时,两股力量在交合处相会演化出一股混沌力量,进入了何平体内。
  何平拔出肉棒,将已经晕厥的王艳萍放在椅子上,穿上衣服,走到桌前,对
着椅子上阴处不断流出精液的稍微清醒的校长说:「校长大人,舒服吗?那就给
我想要的特权吧!」
  拿到特权后,何平走出了校长室。
  何平走了出来,随手关上门。林清笛走上前,将双胸狠狠压在了何平的胸膛
上,带着一丝不满说:「你和校长在里面干什么,第二节课快上课了,赶紧和我
一起去教室。」说完,何平挠了挠脑袋,一脸无辜的和林清笛去教室。
  「当当当」上课铃声响起,何平也恰巧来到了教室门口,敲了敲门,接着一
声普通女声响起:「进来吧!」何平打开门,看到了班主任,相貌可以但并没有
印入何平的眼帘。
  何平走上讲台,看着滴底下风格各异的女同学,心里不由得激动起来,大声
介绍了自己,便走到最后排唯一的空位上,和自己的新同桌打了声招呼后坐下
(注:两人一张桌子)。
  何平很高兴,因为他的同桌卓实不错,精致的面孔让人感到易碎,微短的秀
发透出活力,玉藕般的手臂,娇小的身躯以及大概32B的馒头藏在短袖衬衣中,
给人娇小玲珑的感觉,超短的迷你裙遮不住白皙嫩滑的大腿。
  何平不再犹豫,一手攀上玉臂抚摸,一手放在玉腿上摩挲。少女显然对这突
如其来的抚摸没有防备,脸上瞬间红了,「呀」一声娇声从她的口中叫出。「怎
么了,董娇?」「啊,没事。」董娇急忙摇了摇手,连忙说到。
  老师听了,继续讲课,而董娇连忙拍下玉臂和玉腿上的手,用极其可爱的怒
脸朝着何平,轻微说:「你,你,你干什么!」「你美呀,我想摸你。」说着再
次动起手来,董娇连忙阻止,可试想一个女孩的力量比得过一个男子吗?几次争
斗后,便不再理睬何平,任由他摸她的玉臂玉腿,即使董娇脸上红如苹果,但却
没有再发出一丝声音。(暂告于此,算是铺垫)
             第四章和班长游学院
  「当当当」第二节课下课了,老师将一位很漂亮的女生叫了上去,在耳边说
了几句后,离开了教室。这位女生点了点头,朝何平走过来。而主人公何平则是
一脸微笑着伸了伸懒腰。他的同桌则是一脸红润的带着点怨气地用余光看着何平。
  原来整节课上,何平总是时不时摸她的玉臂和大腿,虽然渐渐不再反抗和理
睬,但造成的影响却卓实让她不怎么好受。
  漂亮女生走到了何平面前。何平看着这位身穿裙子,披着长长秀发的可爱女
孩,高耸的双胸,举止之间透出了典雅,让人有点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感觉,说
「同学,不知有何贵干?」「你好,我是吴诗雅,是这个班的班长,老师让我带
你去参观一下学院,现在时间充足,可否赏脸同行?」吴诗雅弯下腰,露出了深
深的白皙的乳沟,文雅平静地说道。
  何平眼光一闪,似发现神物,点头说道:「美女陪行,怎能不去呢!」随即
起身,跟着吴诗雅走出了教室。
  何平走出教室后,立刻和吴诗雅并排而行,在学院游逛起来。吴诗雅不断介
绍着各个建筑及历史,何平则在旁静静地听着,但却渐渐走到并排靠后的位置上。
  突然,何平的一手从后方伸进了群裙里,按在吴诗雅肉嫩的丰臀上并顺时针
揉转起来。
  吴诗雅显然没有防备,脸上稍红,整个身体向上一挺,双胸不受控制的地上
下晃动。吴诗雅心中一惊,想:我是怎么了,这股美妙怎么回事,让我整个身体
都不受控制,而且还在增强。
  吴诗雅用眼睛瞥了瞥何平,又心想:不行,何平还在看着,我可不能在转校
生面前出丑。吴诗雅强行平息心中的火热,迈开腿继续向前。
  不过,吴诗雅虽然想平息,但她脸上那红润却无法掩盖她心中的情欲。
  走了一会儿,何平不再满足现状,摸在丰臀上的手开始向前推进,两根手指
抚摸了一下阴蒂后,扣玩起吴诗雅未被开发的阴穴。吴诗雅的阴穴本身就有点湿
润,随着这一阵扣玩,不断有阴水流下,落在地上。吴诗雅那微红的脸蛋渐渐红
成了苹果,嘴巴也忍不住开始娇喘。她双手环在胸下,本身就大的胸部更加大了,
乳头的痕迹清晰可见。她双腿颤抖,仿佛一不小心就会倒地不起。
  这时,何平停下了手,将扣玩小穴的手拿出来,伸进了吴诗雅嘴中,搅了几
下,让吴诗雅完全喝下自己的淫液。
  何平拿出手,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吴诗雅,舔了舔她的耳垂,轻轻的说:
「班长,你怎么了,是累了吗?」
  吴诗雅脸红未散,双眼迷离,如同自言自语的说:「不知道,可能真的累了
吧!」语气完全没有之前的文雅和平静。
  何平继续说道:「那要不要玩个游戏,既能让你精神起来,又可以增进我们
之间的关系。」
  「嗯……,可以,该怎么做?」吴诗雅用迷离却带有一丝调皮的眼神看着何
平。
  「这游戏可以算是我俩之间的对抗,你等会儿要保持特定的姿势完成我给的
条件即胜利。」吴诗雅认真地听着,点了点脑袋。
  何平又说:「既然是对抗,没有彩头就显得无聊。你赢了,你可以对我随便
提一个条件,让我做你奴隶都行。但我赢了,你的身体归我所有,当我要使用你
的身体时,你不能反抗。」吴诗雅沉思想了想,眼神立刻坚定,狠狠地点了点头。
  何平放下吴诗雅,让其背对而站,然后拉开拉链,放出来狰狞的怒兽,狠狠
打在吴诗雅的丰臀上,让吴诗雅不知为何的脸蛋一红。何平双手绕前,伸入吴诗
雅大腿内侧,一边拉开吴诗雅的大腿,露出不断吐着淫液的淫穴,一边将她举起,
让她的肉穴缓缓放在自己的肉棒上方,然后双手一松,吴诗雅的身躯因地心引力
落下,肉穴被何平的肉棒贯穿到底,肉棒直抵神圣子宫的大门。
  虽不知为什么,剧烈的疼痛吴诗雅无法忍受,娇躯一仰,喊到:「好痛!好
痛!」,引起周围人的注意,然而令人奇怪的是,这些人只是看了一眼就继续做
自己的事情了。
  何平没有停歇,抓住吴诗雅的小脚绕到了自己身后,交叉,放在自己的腰部,
并用法则之力将这双脚固定住,然后又抓住她的小手,让其环绕在自己的脖子上,
说:「班长,只要你不让你的手掉下来,就算你赢!」说完,何平的手从衣服下
摆钻入,开始抚摸,后颈,背,小腹,像在感受一个精致的艺术品,最后手停在
了刚好能握住的双胸上。
  何平将嘴巴移到了吴诗雅的耳边,吻了吻耳垂,说:「要开始喽。」说完,
双胸随着何平的手转动起来。何平迈开步子,步子不大,但却让肉棒最大限度地
在肉穴里抽插着,一次又一次狠狠撞击着子宫口。
  吴诗雅的娇躯跟着何平的步子晃动着,一次次的抽插让她的淫液源源不断地
流出,紧闭的红唇也微微张开,「嗯……嗯……嗯……」细小却清晰的淫叫声飞
出她的口中,像是诱惑又像是在挑衅。
  然而何平并没有加快脚步,反而双手在不断的变换花样。时而捏着乳头,时
而如搔痒般在乳头轻抚;时而将血红般的乳头深深按入乳房中,时而又将乳头向
前扯拉,何平甚至如弹琴般用手指弹这乳头。
  胸部的火热渐渐弥漫至全身,「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吴诗
雅的娇喘声渐渐大起来,越来越迷人。
  何平的动作本就被吴诗雅看在眼中,当火热有所增长时,吴诗雅极想阻止,
但一旦阻止,她的双手便会脱离。吴诗雅看似文静无欲无求,但骨子里却不愿服
输。因此,这后果只能她默默承受。
  她红红的脸蛋时而埋下看着何平的挑弄,时而向后一仰,娇喘着。胸部的刺
激和阴部的舒爽并驾齐驱,玩弄着吴诗雅的身躯,但不得不感叹她的不服输之心,
即使如此也不愿松开双手。
  突然,吴诗雅整个娇躯向后仰,像是要压倒何平一般,一声诱惑力极强的的
声音窜上云霄,而她的下部泄了,流下的淫液汇成不小水块。
  何平却并未因此而停下,加快了一点脚步向前走去。吴诗雅还未休息片刻,
快感又一次将她淹没,娇喘又一次响起。
  当他们行至体育馆附近时,何平看到一条走廊上顶有透明的玻璃构成,而在
玻璃上有人穿着裙子,裸着上半身,坐在上面,阴部清晰可见,有人则是裸体,
带着墨镜,趴在玻璃上,被压扁的大白兔却想让人抚摸。
  何平看着双手死死抓着但却快昏厥的吴诗雅,肉棒用力一挺,本就不再稳固
的子宫口一下子被撞开。「啊……」疼痛立即让吴诗雅清醒过来。何平并没有立
即行动,而是用手指了指那个地方,说:「班长,那是什么地方?」说完继续揉
着双胸。
  吴诗雅看了看,一边喘息,一边说:「那是……嗯……那是日光浴场……因
为……嗯……很多人喜欢,所以校长才……嗯……不……不要摸……嗯……才建
的,据说校长也喜欢……啊……啊……」何平默默地听着,迈开脚步,肉棒也开
始缓缓抽动。不知走了多久,吴诗雅再一次泄身,双手仿佛就快不行了。
  这时,何平笑了笑,随后表现出焦急的样子说:「不好,快上课了!班长,
我带你跑回去吧!」「好,但我们这对抗怎么办?」「这样吧,当我们进入教室
门时,如果你依旧没有松手,就算你赢。」「一言为定?」「一言为定!」说完,
何平抓着胸,奔跑起来。
  随着何平的奔跑,肉棒抽插的速度立马快了不少,若说之前是点滴小雨,那
么这就是疾风骤雨。「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剧烈的攻势让吴诗
雅如同升天一般,吴诗雅头靠在何平肩上,连连的娇喘声仿佛在催促着何平。地
上也留下一道闪着银光的痕迹。
  何平奔跑着,眼看就到教室了,但吴诗雅那超人般的顽强让何平震惊。就在
此时,何平狠狠向上一顶,吴诗雅高声尖叫,下部喷涌而出,何平也不在保留,
一股股精液洗礼着吴诗雅的子宫。
  何平抓着胸部的双手顺势向前一拉,吴诗雅那本就无力的双手终于掉了下来。
吴诗雅尖叫过后,靠在何平怀里,嘴角晶莹的液体掉落,顺着锁骨滑进了乳沟。
紧接着,阴阳交合,混沌入体(以后不写,大家知道就行)。
  何平走进教室,将昏迷的吴诗雅抱起放在椅子上,悄悄注入了一丝神力让吴
诗雅清醒过来,并对吴诗雅说:「班长,你输喽,你的身子可是我的喽!」吴诗
雅没有说话,鼓着腮帮子,不知是为自己还是为何平懊恼,但却卓实可爱。
  吴诗雅沉默了一会儿,轻轻的说:「知道了。」然后低下头,却并未在意被
精液淫水混合而成的液体浸没的下体。
            第五章半夜回来的美妇
  下午放学后,何平停下了手中的事情,背上书包,走进了校长室里。一阵云
雨之后,何平一脸微笑着走出,留下全裸的昏迷不醒却一脸红润的小穴浓液涌出
的王艳萍。
  当何平走出来时,人已经走光了。于是,何平立刻瞬移到他住的小区――天
仙小区。
  天仙小区可以说是S市里的知名小区。它的富豪的象征,所有居住在这里的
人的身价都超过千万,更难能可贵的是,这里的居民个个美如天仙,身材一个比
一个好。同时这里的设施也齐全,公用浴场,个人泳池,健身房等等,你能想到
的它都用。综合种种条件,何平才选定了这里,在进入这个世界之前,用神力将
这个小区纳为己用,他可以随意改造。他住进了小区中心最大的别墅,并将小区
中姿色最差的一户人家移走,并将所在别墅原主人移动到那间被赶走的人家的别
墅中。同时,他还造了把万能钥匙,以备不时之需。
  何平回到别墅中,扔下书包,拿起桌上的小册子。这本册子记录着整个小区
所有人的信息及裸照。何平一页一页地翻着,细细品位每一个人。突然,他一手
拍在一张图上,图上写着:陈玉婷,说:「就是她了!」
  何平将小册子随手一扔,拿上万能钥匙,走出别墅,来到了陈玉婷的家,
「咔」房门被打开,然而别墅内却是一片漆黑。何平微笑着,仿佛在其意料之中。
何平凭着自己的眼睛径直走到了客厅。何平一屁股坐在了宽大的沙发中间,打开
电视。然而他的注意力并没有在电视上,而是放出一道影响圈,让进入的人受到
影响,并在脑海中想着那精致的熟女面孔,以及那魔鬼般的身材。
  一阵汽车的轰鸣声在那寂静的小区中响起,过了一会儿,轰鸣声消失了,一
阵急促而清脆的脚步声愈来愈大,又是一声「咔」,门开了。一位绑着马尾的熟
妇走了进来。
  岁月未能在她的脸上流留下半点痕迹,柳叶眉,丹桂眼,还有那罕见的粉唇。
向下看去,黑色紧身的制服将她包裹得严实,特别是那D杯罩的大胸撑得制服圆
鼓鼓的。还有那双美腿,在黑色丝袜的渲染下更加迷人了。当然这是平常的样子,
现在的她的脸上却略显疲惫,小嘴微张,让人十分想要怜惜她。
  她脱下鞋,摘下发套,走到了客厅,看到何平正在悠闲的看着电视,并没有
感到惊讶,反而双手叉腰,眉头微皱,一副气不打一出来的神态,走到何平身旁
坐下,狠狠地瞪着何平,咄咄逼人地说:「怎么,看电视看上瘾啦,连规矩都忘
啦!」
  何平先是一惊(装的),后又像马上意识到什么,连忙说:「夫人,小的知
错了,现在改,行吗?」
  陈玉婷看了,微笑着点了点头。
  何平一下子扑了过去,大嘴吻上了那微张的粉唇,舌头穿过障碍,与陈玉婷
的舌头纠缠起来,然而,没多久,陈玉婷的舌头便挡不住何平的攻势,成了何平
的玩物。
  何平狠狠地将陈玉婷压在沙发上,陈玉婷的双手也渐渐放在了何平的腰上,
她的胸也和何平的胸膛紧密接触着,让何平下面的火热窜了起来。陈玉婷双眼紧
闭,好像享受这一切,渐渐地脸红如血,鼻子开始喘着热气。
  这是,他俩唇分,接着,纠缠的双舌也依依不舍的分开了,最后他俩嘴上仅
存的唾液连丝也掉落下去。
  陈玉婷喘着热气,说:「做的不错,下次也要这样!」声音早已变得温柔而
且诱人。
  然而何平并没有在意这些,只是死死盯着那随着陈玉婷喘息而不断晃动的双
乳以及那时隐时现的深深的乳沟。
  陈玉婷深呼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说:「可是,这一次的失误可不能算了。那
接下来作为惩罚,你得为我脱衣,为我洗澡!」
  何平听了,大吃一惊地「啊」了一声,接着露出极不情愿的表情,嗯了一声,
让陈玉婷微笑连连。
  陈玉婷挺了挺胸,手背在背后,将自己的胸部完全暴露给了何平。何平慢慢
悠悠地伸手过去,解开第一颗扣子。
  陈玉婷看到这后,闭上了眼,好似在闭目养神。
  何平见到此后,手上的动作依旧缓慢,但眼中的狼性完全暴露无遗,因为从
第二颗扣子开始,在何平解开的一瞬间,扣子崩开了,胸部剧烈晃动,白皙的乳
沟嫩肉像是在向何平招手。
  何平一边解着扣子,一边对陈玉婷轻轻的说:「夫人,我知道一套效果很好
的按摩手法,边脱衣边做效果特别好,您要不要试试?」
  「好啊!」
  「不过,这套按摩有时需要你做一些特殊的动作,甚至感受到特别的感觉,
希望您别见怪。」
  「嗯。」陈玉婷依旧闭着眼,静息着。
  得到了首肯的何平怎么能忍住,双手一拉,将解完扣子的衣服拉开,双乳弹
出,摇晃十足,而且如同未受地心引力的影响而挺立着。
  看着这丰满诱人还散着淡淡乳香的大白兔,何平双手一握,竟未能将整个乳
房握住。
  也许是因为晚上,或是何平故意,何平的手掌中心有些冰凉。当何平的双手
接触到乳房瞬间,温暖透过手掌直击何平脑部。而陈玉婷却因这突如其来的冰凉
忍不住「呀」了一声,给何平来了一次听觉上的冲击。
  何平将两个大大的乳房来回揉捏着,深陷肥美乳肉中的手指也开始玩耍起来,
将美乳捏成各种形状。
  美妇的脸开始红润起来,微张的粉唇里飞出轻轻的呻吟声。
  「嗯……,这是什么手法?嗯……」
  「夫人,这是胸部按摩法,通过对胸部特殊的按摩,促进胸部血液循环,使
胸部更美丽,其效果甚至可以扩散到全身!」
  何平伏下身子,大嘴吻上了那诱人的红葡萄,时而用舌头挑逗,时而轻咬,
时而拉扯,惹得陈玉婷一阵迷乱,醉人的呻吟声不断从她的口中吐出来。
  「嗯……嗯……好……好舒服……嗯……嗯……好美妙……」
  突然,何平一阵吮吸,仿佛如婴儿吸奶一般,却更加粗暴。陈玉婷虽有孩子,
但已经上了初中,如此吮吸之感未体会已是多年,怎能抵挡得了这粗暴的吮吸。
  「啊……」陈玉婷的娇声飞出,余音绕梁。陈玉婷依旧闭着眼,但此时的她
头一仰,躺倒在沙发上,回味着刚才的美妙。
  何平停止了对胸部的进攻,拉下了包裹下体的制服短裙。
  陈玉婷有着茂密的黑森林,但肉穴却十分粉嫩迷人,让何平忍不住看呆了。
但并不意味着何平毫无动作,他在看的同时,把陈玉婷腿上的丝袜扒了下来。
  何平并没有直接进攻那肉穴,而是拿起了陈玉婷的美脚,抚摸舔吻起来,然
后慢慢往前推进,小腿,大腿,常年未被人如此触碰的陈玉婷敏感无比,大小腿
不断的颤抖,娇喘声一阵又一阵。
  最后,何平掰开了陈玉婷的大腿,如欣赏艺术品一般,欣赏着陈玉婷的粉嫩
阴穴,惹得陈玉婷一阵莫名其妙的娇羞。
  何平探下头,停在了阴蒂上方,鼻子里呼出的热气轻抚着这敏感的阴蒂。然
后他用舌头舔了舔阴蒂,又轻轻的吻了一吻。在娇躯的颤抖时,何平双手拉开阴
穴,并如同看见泉水的口渴者,用嘴唇不断侵犯着这美丽的湿地。
  当何平的嘴碰到湿地的一瞬间,陈玉婷无法忍受下去,大腿微夹,一只手按
在了何平的脑袋上,娇喘声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无律。「啊……」在一声娇声中,
陈玉婷又一仰头,倒在沙发上。下部喷射出的阴精洗礼着何平的脸蛋。
  陈玉婷按住何平头的手滑落下来,微睁的双眼泛着浓浓的春光,一丝丝口水
也从她嘴边滑落。
  何平抬起头,将整个脸蛋埋入陈玉婷的怀里,并不断的摩擦,擦到脸上的阴
精。何平又脱掉了陈玉婷仅存的上衣,公主抱一般,将她抱到了放好水的浴盆里。
  何平脱光衣服,也一同进入到浴盆中,将陈玉婷拉入怀中,同时他的肉棒紧
紧贴合着陈玉婷的肉穴。
  何平手指转了转那依旧挺立并且发红的乳头。陈玉婷在一声诱人的娇呼声中,
睁开了眼睛。何平对陈玉婷说:「夫人,按摩如何?」
  「很不错……嗯……啊……」
  「那夫人,你是要特制的的沐浴露,还是一般的?」
  「当然要特制的啦!」陈玉婷听了那话,立刻精神起来,口中振振有词,
「其他可以随便,但身体的保养可不能!」
  「那夫人,这种特制的沐浴露就在你阴部处的长棒子里,而且还要你亲自取。」
  「那……好吧……嗯……我该怎么做……」
  「夫人,这需要你的两个大奶子。」说着,何平捏着乳头晃了晃陈玉婷的大
奶子,「你等会儿双手握住你的乳房,将那棍子夹在他们中间,用乳房不断上下
摩擦,同时用嘴含住,并让其插入你的嘴中,直到它喷出白色的沐浴露。」
  「这么简单!」说着,陈玉婷如出水芙蓉般坐起身,本来白皙的皮肤此时透
出一丝红润,犹如刚熟的蜜桃,让人想要咬一口。
  「瞧我的吧!」伴随着一丝调皮,陈玉婷手握乳房,夹住了肉棒,同时也将
蜜穴暴露在何平面前。
  陈玉婷开始慢慢摩擦起来,粗大的肉棒不断探入陈玉婷口中。这细腻,这柔
软,这美妙让何平爽上了天,呻吟声也差点呼出口。
  陈玉婷卖力地口交着,何平也没有闲着,一手拉开肉穴的一边,另一只手的
手指不断的出入在那美穴道道中,让陈玉婷受不住停了下来。
  何平见此,立刻惊呼道:「夫人别停,不然前功尽弃!」然后,娇躯又开始
有节奏地晃动起来。
  前有口交,后有手指抽插,蜜汁不断落入水中,如此唯美的画面让人愉快。
  何平见时机一到,放开精关,浓稠的精液冲入陈玉婷的嘴巴。受宠若惊的陈
玉婷满口精液的离开了肉棒。然而肉棒并未停息,一股股精液喷射,打湿了陈玉
婷的整个前身。
  陈玉婷显然对着情况不知所措,这时,何平的声音就像是一到曙光:「赶紧
将沐浴露涂抹至全身,口中的沐浴露可以来清洗头发。」陈玉婷完全照做了。
  就这样,何平看到一美妇在自己面前将自己的精液涂满了整个躯体,能够想
象她的肌肤被精子强奸着的情形。这自然让何平一阵激动。
  何平又说:「夫人,您转过来,我帮你看看涂抹得如何。」
  「好!」说完,陈玉婷缓缓起身,转过身来。
  「涂的不错,不过,让其这样放置一会儿效果才会有,夫人,你就坐在我身
上等等吧。」何平一边说,一边细细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陈玉婷没有客气,慢慢坐了下来。如此好的机会何平怎么能放过,肉棒一立,
对准肉穴口。被多次玩弄的肉穴口无法成为阻碍,在惯性的作用下,肉棒深插入
肉穴中抵在了子宫口。
  「啊啊啊啊!」痛呼声自然而然的从陈玉婷嫩唇中飞出。「你……嗬……你
在干什么?」
  「报告夫人,我想将沐浴露注入你的体内。沐浴露是内外两用的,不会对人
体造成损害。而且将其注入子宫中效果最好!」
  「明……明白了……赶……赶紧……开始吧……真痛呀。」陈玉婷忍不住疼
痛喘了几声,又说,「我该怎么做?」
  「不用夫人费神了,一切我来搞定。」
  说完,何平双手握住握住陈玉婷大腿内侧,一抬一落,如此反复,交合处不
断激起水花。
  陈玉婷仰着头,娇喘声和热气不断飞出。「嗯……嗯……哦……哦……好
…好棒……再快点……啊……啊……」陈玉婷的D罩大奶上下晃动。她身上精液
在灯光的照耀下,不断闪烁银光,异常美丽。
  肉棒不断地重击着子宫口,无论子宫口再怎么坚固,也不能承受这样的进攻,
渐渐露出了一条缝。
  何平见时机成熟,双手一用力,肉棒如一条势不可挡的黄龙冲进了子宫。
  陈玉婷自然无法承受这样的剧痛,娇声大呼。
  何平虽为神,但也比较怜香惜玉,并没有立刻开干,而是停下来等待陈玉婷
回复。
  可这并不意味着何平不进行计划。他对陈玉婷说:「夫人,时间差不多了,
我们到淋浴下冲掉着沐浴露吧」
  何平没等陈玉婷开口,便抓着边沿,站了起来。强大有力的肉棒承受着陈玉
婷娇躯的重量,将其顶了起来,让陈玉婷一阵摇晃。陈玉婷双腿夹住何平的腰,
双手也钩住何平的脖子。
  何平缓缓走到了淋浴下,打开花洒,温暖的水从他俩的头顶落下,流经他们
身躯的各个部位。
  陈玉婷沉浸在着热水造就的温柔乡中,无法自拔。
  这时,何平开动了,停息的引擎再一次发动。「啪……啪……啪……啪…
…」
  快感从阴部直达陈玉婷脑部,将她从温柔乡拉进了情欲乡。陈玉婷依旧维持
原样未变,但那娇喘声成了浴室里的唯一音乐。
  何平胸前的巨物晃着,不知是因为精液还是灯光,那胸部更加白皙细滑,仿
佛可以能够映出何平的面貌。
  如此极品之物,何平能放过吗?当然不能。何平一边说:「我帮你快点洗掉
沐浴露。」一边双手抓胸,随着抽插的节奏好不怜惜的揉着这双大奶子。
  不知多久,一声凤啼,陈玉婷最大限度的仰头而去。何平将肉棒狠狠顶入到
最深处,放出大股大股的精液。
  交合处不断溢出的精液混着淫水滴在地下,被不断冲下的水洗去。
  …………
  何平抱着真正疲惫不堪的陈玉婷上了床,躺下,将肉棒塞入进入梦乡的陈玉
婷的子宫中,悄悄改了改陈玉婷的一些记忆后,一边想着明天,一边进入了梦乡。
上一篇:【无意识蜕变】(全)
下一篇:【催眠护符】(41-50)

©2014 - 2015 pkkthri

www.ccbbxx.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